「這樣還不夠清楚嗎?我喜歡你。」

 

 

 

那一天,余心蕾在秦朗為她擦藥的時候,主動吻了他,只是,秦朗拒絕了她的告白。
隔天晚上,換余心蕾拒絕了秦朗。

印象最深的兩段台詞,就在隔天余心蕾下定決心為了房子而離開,秦朗又希望她留下來的
時候:

「我不知道妳為什麼要說這些話來傷害我,真正的傷害妳,所以請妳停止。」

「你可不可以改一改你喜歡人的方式啊,喜歡就早點講,
 不要一天到晚只會吵架讓人家搞不清楚,
 還有畫畫也是,喜歡就畫,阿嬤反對你就爭取到底啊,不要只會拿老人家當藉口,
 還有,就算你一輩子賣蚵仔煎,也不會有人瞧不起你,不要沒有自信,
 真心喜歡一個人,千萬不要沒有自信。」

所以他們總是在同一棵樹下,玩著捉迷藏的遊戲,明明只是一直在打轉兒,卻老是找不到對方的身影,但是當他們閉上雙眼,美麗而驕傲的公主,台灣的小吃師傅,永遠記得對方最美麗的模樣。

每個人處在各種的環境裡生活,有那個環境的態度,那個環境的氣味,只是,那不代表,你不能去適應別的環境的氣氛,也不代表,哪個環境是高尚,或是低等,就像《曼哈頓奇緣》的公主,跑進現實世界一樣,這個不光只是跟著小動物合唱,然後等著王子來找她,一找到就馬上結婚的奇怪城市,最後卻找到她的真愛。
只是,我們一開始,按照我們對人慣性的極度熟識或是對人的適應力遠低於小強的理解,自己創造了一個不平衡的關係,或是無法融入的假象,所以我們說不可能。

我們卻也看見心蕾一直在適應,適應到她可以跟阿嬤坐下來一起處理蚵仔,她可以在小吃街作生意,她可以完全拋棄金光閃閃大小姐應該有的形象,去成為這個家裡的一份子,她可以不要過著華麗優雅的生活,她最幸福的時刻,是跟秦朗在一起的每一天,然後,她願意為了這個家犧牲而說謊,說著真正傷害自己的謊。
但是秦朗還是不斷的懷疑著,懷疑著心蕾,懷疑著自己,自己究竟能給心蕾多少的幸福,而心蕾又應該得到怎麼樣的幸福,如同幸福131的精譬分析:「她離開你的根本原因,很有可能,是因為你自己擔心不能給她幸福,拒絕她,所以才使她傷心離開嘛!」「致命傷就是秦朗的不自信,傷害了金光閃閃大小姐的心。」雖然不完全正確,但是卻戳破了秦朗的遊移不定,對於心蕾改變的不信任,對於自己身分的自卑,秦朗每一次的退縮,帶來每一次的傷害,即使當下的時機多好都一樣,就像他們在上海第一次再會面大吵一架,心蕾把門狠狠關起來後,秦朗那一臉詫異「我到底在幹什麼啊!?我不是應該要挽回她嗎?」

余心蕾無時無刻想著秦朗,但是她不得不說謊,為了自己的父母,為了台灣的家。
秦朗無時無刻想著余心蕾,但是他總是說不出口,因為他自己讓自己卑微。

原來在愛情的國度,不應該有階級,不應該有誰比較配得上誰,不應該有誰跟誰比較配,只應該是平等的,因為我喜歡你,因為我愛你,你也喜歡我,你也愛我,所以我們相配。會破壞這樣的平等,因為價值觀,因為對別人的感激,因為身不由己,因為自己的強勢,因為對方的懦弱,因為相信了眼睛看到的真實,因為不相信解釋,因為感受不到對方沒有說出口的話,因為聽見了對方說出的氣話,卻又聽不見對方的逞強,所以放棄了聆聽。
所以在尹尚東求婚之後,秦朗跟余心蕾,隔著一道門,秦朗又將她推開,推得遠遠的。

秦朗的心中,余心蕾究竟應該是什麼樣子?
她應該嬌弱,她應該耍任性,她不應該要打掃,她不應該出門工作,她需要司機載她,她應該要跟王子在一起,因為她是金光閃閃的大小姐。
但是秦朗也看過的,她當初裝扮華麗的,用最完美的一面去了尹尚東的訂婚宴,她用高傲的姿態為自己出一口氣,雖然離開後的她,是那麼的失魂落魄,沒有光芒,但這是余心蕾的堅強,她是個勇敢的人。
脫下高根鞋,穿上布鞋,這樣的大小姐,在秦朗心中,只應該是一場夢,但又多希望,這不是一場夢,不然,就不要醒來吧。所以他生氣,在他看見心蕾戴著尹尚東的求婚戒指,彈著他們的歌的時候,就是一種夢碎的生氣,他買不起鋼琴,也買不到大小姐的心。

從秦朗心目中的大小姐,反射他對自己的不信任,他一直在以為,他矮人一截,無論是在外在,或是在愛情,但是奇妙的是,一開始對於階級最介意的心蕾,反而在愛情國度裡無所擔憂的當個不吃西餐只愛吃蚵仔煎的女孩,秦朗為什麼還需要在乎,神燈精靈的願望就算實現了,那個許願的女孩,仍舊有著選擇權不是嗎?

所以我很喜歡在秦朗受了尹尚東的氣,衝出西餐聽,余心蕾退還了戒指追了出來之後的橋段,這是余心蕾的選擇,也是秦朗很坦率接受的選擇,雖然他還是不停碎唸著,唸西餐難吃,唸余心蕾撒謊離開,但是那種耍小脾氣的感覺很安心,他原本對於余心蕾跟尹尚東應該在一起的疑惑,得到一個「你是沒長腦子還是腦子長霉」的答案:

「我現在牽誰的手,就想住誰的房子,這種問題還要問啊?!」

愛情國度,一切平等,所以秦朗終於有勇氣,狠狠的向尹尚東揮拳,不是為別的,是因為他瞧不起自己,然後他知道了,他沒有必要羨慕尹尚東擁有的回憶,因為他擁有的,是心蕾更珍惜的回憶,在一無所有的時候,每一天生氣,每一天吵架,每一天扮嘴,每一天關心,每一天在意,每一天高興,每一天甜蜜,每一天在一起,因為失去的太多,所以能收藏進心底的東西也更多。他們的正示平等的宣戰,竟已經是這戲的尾聲。

但也一如這部戲的一直以來的步調,當一方開始充滿勇氣,正是另一方開始脆弱的時候,他們可以擦肩擁有小小的幸福,然後又是一方再度被絆倒的時候,余心蕾選擇了家人的幸福,犧牲了自己的幸福,犧牲了秦朗的幸福。也幸好在磨了十幾集以後,秦朗也摸清楚了這個老愛逞強說謊的大小姐,又編了新的謊,傷害自己,真正的傷害她。

學習了坦白,學習體會對方的感受,學習在發脾氣前先搞清楚對方在想什麼,大小姐說的謊的起因老是為了不讓人擔心,為了不傷害別人,雖然效果不彰,反而老讓自己受傷害;秦朗慢慢的看得見自己在心蕾心中應該有的份量,他沒錢沒勢,但不會成為心蕾不要他的理由,他也知道,他們最大的共通點,無論發生什麼事,他們都不會犧牲家人。
所以這段愛情就算是悲傷的收場,仍然很美麗,美麗到一想到,就像是兩個人笑著告別,一轉身,眼淚又不自禁的掉下來。
秦朗輕輕的想著:「既然我們的回憶無法重疊,也代表我們的未來沒有交集,頂多,以後妳吃蚵仔煎的時候,想起我,我煎蚵仔煎的時候,想起妳,但我看妳這個公主,以後是沒有機會吃蚵仔煎了,但我註定要繼續煎蚵仔煎,所以,註定我會每天想妳,也許妳,從此不會想起我。」好像為自己的人生,寫下未來二十年、三十年的故事。

為家人犧牲的人,值得獲得更大的幸福,我想應該是這樣吧,也應該是這樣吧。
最終,秦朗心中的結,在幸福131解了開來,為他26歲以前的人生,劃下句點。
最終,余心蕾再次擁有了神燈,擁有了鑰匙,擁有了自由,可以穿上醜布鞋的自由。

「可以告訴我,妳為什麼會選擇秦朗嗎?」
「因為他讓我生氣。」

「什麼是真愛?」
「真愛其實很平凡,穿平凡的衣服,住平凡的房子,
 平凡的吵吵鬧鬧過日子,
 然後,你還是覺得很幸福,那才是真愛。」

最終的幸福,是某人為某人畫了一幅只屬於某人的畫,某人穿著婚紗奮力奔跑找到某人,某人跟某人在轉角相遇,某人跟某人回了台灣,某人跟某人,永遠住在那幢爛房子裡,雖然住在爛房子,但是某人仍金光閃閃,某人仍跟某人吵架,某人跟某人,很幸福。
在愛情國度,我們不是有錢人或窮人,我們只是某人跟某人,某人喜歡某人,那就夠了。

「謝謝!」
「不客氣!」
「再見!」
「下輩子!」

 

 

 

 

 

原發表於PTT台劇板 Sun Jul 11 13:58:27 2010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