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並不想做英雄,與其等著別人擊敗我,先出手的,才是贏家。」


「方子浩不需要安慰。」

 會想要寫這篇文,純粹是因為這兩句台詞,方子浩在戲中的最後告白。

我們都羨慕英雄,羨慕英雄的身手不凡、正義感、不畏惡勢力,我們也都崇拜英雄。
小時候有人會拿浴巾披在肩上在沙發上跳躍,有人會在玩具車上假裝自己坐上了蝙蝠車,有人會表演金剛戰士的招牌變身動作,有人會背少女卡通變身的所有咒語。

再長大一點,發現有些英雄不是這樣,有些慘死在沙場上的戰士,我們也叫他英雄,只是在英雄的前面加了個「悲劇」,然後有些英雄是好人,但是卻莫名其妙被代表正義的警察當作是頭號通緝犯,英雄,好像不是那麼無瑕的角色。

當我們看懂電影電視裡的英雄,他在不作英雄的時候,有時候可狼狽得很,工作失利,情場失意,還必須沒事就遭受惡勢力的挑釁,或是在想好好睡一覺的時候,突然聽見一聲:「超人!快來救我!」

然後我們不再羨慕英雄了,仍然崇拜,但是要我將內褲外穿?門兒都沒有!

當星野對子浩說:「你做得好棒,願意成全別人,這是英雄的行為。」
我突然想到一個很諷刺的畫面,當超級英雄料理完大壞蛋,全部人仰望著他敏捷帥氣離場的身影,有人正歡呼著他的名字,超級英雄低頭一看,見到心儀的那個女孩,正與剛才差點與死神擦身而過的男孩緊緊相擁,原來他救了一個人,卻毀了他的愛情,然後他只是在面具下皺了皺眉頭,回身一個英挺的姿態,消失在水泥森林裡。

這不就是英雄的行為,令人崇拜,站在高處的驕傲,卻也站在高處的孤寂,將聲聲嘆息,隱沒到風聲,消失在黑夜。

就像方子浩深如潭水的眼神,藏了多少無法說出口的情感,那種被稱作「藝人」的距離,「就算五臟六腑都受重傷,表面上還是得裝的若無其事,這就是藝人的專業。」一直到最後一秒,他還是將自己的真實,放到不能被人看到的角落。

對子浩的印象之一,他的快樂總是短暫,好像一個可以聽笨港的海潮聲的夜晚,當晨曦乍現的同時,他又必須將自己至裝回完美的軀殼裡。
特別是彤彤在天橋上為子浩加油時,子浩轉頭望著逐漸縮小的她的身影,當時他的眼神,卻是如此的清澈,那一池吳國良找不到的清澈。但最勾起我想法的,不是這一陣因為驚訝而鬆懈流露出的純真,而是他飛奔上天橋,在彤彤倒下前,他與彤彤相視的那一抹笑。
當萬人迷方子浩,衝下車飛奔往天橋的時候,那不是屬於方子浩應該有的行動,這個舉動沒有算計、沒有思考、沒想過後果,他只是想這麼做而已,莽撞卻真實,他應該也沒想過衝上去之後要說什麼、要擺什麼姿態,但是他的笑,卻帶出他發自內心的激動,一種在無人的曠野中吼叫著終於得到回音的激動,可惜的是,他的快樂,真的就只在看到彤彤的那幾秒鐘,好短暫,也好令人心疼,當他看見彤彤倒下的身影,快樂,又瞬間遠離了他。

但是每個人都有追尋快樂的驅光性,有目的的邁向成功、有期待的築構夢想、有企圖的維持地位,但是面對快樂,會讓人不自覺的就靠近,一股無形的動力,使得在至高處的方子浩,呼吸到一口,不是冰冷刺喉的空氣,也使得他繼續向彤彤靠近。

但越往戲的結尾邁進,越來越為子浩感到遺憾,他的身份是優勢,他的距離感卻是劣勢,彤彤看不到子浩放鬆的笑容裡對她的獨特,卻一直看見孫帆吃醋的情緒。
「不用兜圈子啦,妳要說妳愛的,只是夢想中的偶像方子浩。」這是子浩親自為彤彤不知該如何說出的話作的解釋,他的口氣淡淡的,是方子浩一貫的沉穩,似乎他已經將這件事想了千遍萬遍,他不能投降,但他的確輸了,不只輸給感冒病毒,也輸給自己。
這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感覺,如果有一個人說,我喜歡你,但是不是那麼靠近的你,不是那麼真實的你,特別是他在那個人講之前,其實已經知道答案,他能怨什麼?

所以他在被擊敗以前先出手了,那整天他與彤彤或他與孫帆說的話,似乎都是已經經過他的盤算,激起孫帆勇往直前的鬥志,將自己當成別人的箭靶紅心作標的物,然後是對彤彤的告白,如果順利,他可以獲得一台新的印鈔機,不用再自己印個半死(也或許他真的對於孫帆有自己的投影這件事),還可以獲得使他快樂的方太太。
可惜的是A計劃失敗了,方太太拒絕了愛相隨,如果又溜回孫帆的身邊,等於是毀了孫帆的演藝之路,那就B計劃吧,我不覺得方子浩真的是為了測試病毒的人體實驗,因為他不是那麼拖泥帶水的人,反而是為了創造雙贏而佈下的局,「我永遠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主導了孫帆與彤彤接下來一年的人生。
但這個B計劃,他又將自己隱藏了起來,選擇將最不被人知道的屬於情感層面的「快樂」收起來,然後在行事上當個拆散人家情侶的壞蛋,被人看到的只是「你就是要聽我的」的威權感,彤彤與孫帆的性格都直,怎麼看得到背後帶出來的利益─真的成為大明星、不用再每天喬債務,看不見的,方子浩霸道的模樣底下的溫柔,而子浩應該也不會期待被知道被察覺,因為他不需要感激的眼神,他並不需要。

這就跟他對力哥是一樣的,方子浩是個有真心的人,他只是將它掩飾得很好,掩飾到你感覺不到它的存在,這使得子浩很吃虧,就連那麼親近的力哥,也直到拿到書才感受到子浩不變的溫度,但子浩卻仍然無法忍受自己被別人看透的感覺。

這樣的人很辛苦吧,不允許被看穿,不接受失敗,還有,不需要被安慰,即便他也是需要鼓勵、需要放鬆、需要快樂、需要在沮喪的時候,那個站在天橋上的身影,給他安慰。
所以這齣戲到最後讓人失落,好像方子浩改變了,卸下了某部分的心防,他憎恨背叛,卻選擇原諒力哥;他對星野說他不需要安慰,似乎在告訴星野說他沒事的;他好像開始會貼近一點別人的想法。但子浩也好像沒有改變,他依舊拒絕被安慰,或是,他拒絕被「不對的人」安慰。明明不想做英雄,卻在做英雄會做的事情;他討厭別人叫他小孩,卻像是戴著盔甲的小孩一樣;他恨媽媽,但其實他深愛媽媽不是嗎?

那一個「為什麼這樣對我?」的怨懟,隱沒在他依舊深遂的眼神中,看不出是否被救贖,看不出他是否在去了表演班後真正得到釋放,這好像是這部戲最大的遺憾,好像原本心靈受傷的,並沒有因此而得到療癒,或許繼續獲得名利成就,卻看不見快樂的靈魂。但是身為觀眾,看著子浩遠去的背影,只能淡淡的想著這件事,淡淡的看待這件事,因為想得太深,感傷會更深。

彩虹悄悄話的結局,原來是Rainbow為小雨跟Sunny搭起了一道橋,最後,Rainbow消失在蔚藍的晴空,小雨灑落的海面,反射著陽光,海浪拍打出聲音,那是Rainbow最愛的歌。

Rainbow,你快樂嗎?

 

 

原發表於PTT台劇板  Mon May 17 03:41:42 2010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