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1:其實我寫的時候充滿恨意,希望沒有太明顯。

註2:可能是我完全不抱期待的看完,所以其實還可以接受,但要說好,實在也說不出好在哪(毆)


 

你曾經以為,義氣是你最需要的愛情;
但你也發現,義氣也會毀了你的愛情,

那感覺就像...
一部戲你以為換了編劇會更好看,
但其實之後想想還真是災難的開始。

 

她口口聲聲的說愛你,卻是在另一個人的懷裡,她總是哭著跟你說你誤會她,但是一次兩次三次,每次都是誤會?你做的那麼多的犧牲,連對自己的音樂的堅持都被你賭下去了,她卻好像當作理所當然,你愛她是理所當然,那個理所當然就有點像她爸爸理所當然的認為你就是個大壞蛋,理所當然的要把她推給鄭仁,在你看來這簡直就是一齣荒謬的家庭劇,但是又因為太荒謬了,所以裡面的人都認為理所當然。

理所當然的你不會知道,她在山上的吶喊,她在那裡的每一滴為你流的眼淚,你不會知道她的無奈,也不會知道她的後悔,不會知道她的道歉,因為你看到的只是,這兩個人一起發生的山難,他們「一起」。
如果用音樂的角度來說,應該就是一首跳針的芭樂歌,你不斷的聆聽著同樣的旋律,而那個旋律就算你再怎麼厭倦,還是迴盪在你的耳邊。

你應該因為吃到媽媽親手做的菜而感動不已的時候,你卻是想起了她,那時候她親手做的,熱呼呼的湯,吃下去的時候,胃是暖的,心也是暖的....

但是她現在不在了。

她的義氣就像是溫暖的微風一樣,徐徐的吹著,但是拂過了你的臉頰,卻又擦過了他的胸口,你其實也知道,這時候的她如果不等到鄭仁醒來,她不會走的,但是你卻又信仰著─最黑暗的房間裡,還是找得到窗子透進微光來;所以你還是孤注一擲的逼著她作選擇,很殘酷,真的是孤注一擲,因為你賭上的是你的自尊。

但是你的自尊,敗給了她的義氣。

你將她曾經在這個屋子裡的痕跡給一一拔除,聖誕節已經過了,不需要再慶祝什麼,更何況這個聖誕節,聖誕老人沒有來,反而像是萬聖節來要糖的小孩們跑來搗蛋了一番。

忘了她吧
讓自己的世界沒有她的存在,
她其實一開始就只是個駭客,
不小心讓她入侵植了木馬一段時間
該是重灌的時候了。

把那些碗盤收到箱子裡,
窗簾也不需要了,

這樣也好吧,
她遲早有一天會選擇別人,
只是遲早而已不是嗎....

明明就不是。

她告訴你。

你們的愛情就像海浪一樣,一波高一波低,高高低低,但是說實在的,究竟絆著你們的是什麼,真的是那群失控的長輩、千萬分之一的剛好看到、離了婚又念念不忘的前夫,還是就只是因為創造這個世界的神,就是讓海潮這樣的高低起伏,任你在裡面載浮載沉的,唯一萬幸的,她其實從來沒有放開你的手,只是泡在水裡太久,你冰凍的雙手失去了知覺,忘記你一直緊緊抓著她。

到你們上岸的時候,陽光曬乾了衣服,累癱在米白色的沙灘上,你心想,自己漂了那麼那麼久,好像一段很了不起的經歷,但一認真看,原來你只是延著這個小島漂了一圈,把距離拉成直線的話,說不定在地圖上連一公分都不到....

但是她還在你身邊不是嗎姜武玦,
還是在同一個地方唱歌,
還是在同一個房子生活,
她還是會作菜給你吃,
你做你的音樂,她看她的電視。

在那一刻你可能終於發現,
自己有多麼可靠,
原來自己還是可以相信的,
不用光靠著她的義氣,
你還是可以跟她在一起。

故事就在這個時刻落幕,似乎有點可惜,就好像是去遊樂園玩,結果光排隊就排了兩個小時,結果發現那個遊樂設施又沒想像中的刺激有趣,想再玩別的,天色卻又暗了。

不過這個句點美麗嗎,我覺得對你來說,是,沒錯,那個圈圈簡直散發的神聖的光芒。

因為當你過了好多年,你再回頭看這段愛情的某些部分,那時候已經更成熟的你,可能會覺得自己的命運為什麼會荒唐成這副德行,莫名其妙的假結婚、莫名其妙的演出一場家庭倫理劇,然後莫名其妙的在意著一堆其實不必要的誤會誤會誤會。

如果讓瑪麗來解釋這個荒唐的回憶,她應該會跟你說,這就像一個好演員碰上一個爛劇本一樣,發生車禍然後醒來後失憶,好不容易想起來的時候又發現自己得了癌症,這時候又發現自己愛的人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妹妹,最後是你騙她在教堂秘婚,但是自己跑去跳海自殺,自殺後沒死被另一個女生救起來,又發展出一條新支線,演到這裡,這個演員突然想問自己:「我為什麼要接這部戲?」差不多就是這種荒唐的程度吧。

所以還是劃下句點來得好吧,牽著她的手從遊樂園離開吧。
然後你會在公園裡唱著你寫給她的歌,她站在人群裡聽著、笑著;你們會手勾著手走在路上,各戴著一邊的耳機,然後你忍不住在她的臉頰上淡淡的一吻。

去他的反覆記號,該是新的旋律的開始。
將幸福停格,然後劃下美麗的句點,開始一段新的詩篇。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