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過度勞累的但意外清醒的狀態下總是會有些五四三想講Orz

我並不喜歡別人order我要畫這個畫那個,我就是典型原本不遲到但只要老師一訂規矩讓我不爽就反而會天天遲到的人,除非我有請你給我建議,特別是我愛畫誰就畫誰,畫手又不差我一個。

我也不喜歡別人在我畫畫時問我畫什麼,因為我可能當下也還沒想好我要畫什麼。

目前沒有小卡的計劃也沒有其他販售的計劃,最快是二巡才有考慮,所以別再問了我拒絕一再回答同樣的問題。

看到有人要用錢收購自己免費的作品感覺很微妙,但是比較感傷的是看到自己的作品被當成要被交換的那個項目的時候,給我一種遺棄感,雖然其實沒什麼大不了。

其實我很不習慣"親"這個稱呼,因為我不打算當很多人的親辜。

非常討厭裡外不一的飯,口口聲聲說愛卻又其實傷害著他們的人,我不懂你們腦子裡在裝什麼,特別當你們持續合理化自己的行為時。

過度在意的人,因為一直擺在嘴上反覆強調,所以反而會讓人覺得你在誇耀而產生反感。

不能理解那種一再拖延到別人,嘴巴上的抱歉卻看不到改變的人。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