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基啊,你們已經離開整整一個星期了,這次台灣的演唱會在我眼裡很成功,我很開心很開心,希望你也是,謝謝你們帶給我們的快樂的時光,因為太開心了,所以很多畫面到現在都還深深印在腦海裡面。

不過就因為這種印象深刻的狀態,我覺得我的溫流病又更嚴重了一點,真的很想你啊李珍基,很想你......

這次的演唱會,我除了做手幅,也跟幾個畫手聯合做了一個公益性的活動,在演唱會的場外,募得了台幣超過一萬五千元,要捐給台灣一些失去父母的孩子,嗯,原本也有機會讓媒體知道,但因為我不想被誤認為這是在利用你們的名氣,所以就默默的做完了,捐款箱重得我快拿不動,珍基啊,我沒有辦法送你很貴很好的禮物,但是這些事情也都是為了你們做的,所以還是要告訴你這件事,雖然這筆錢可能在你們的眼中不多,卻是超過四百位SW的愛心,希望你也會為了這件事而開心。

珍基啊,你知道溫流病嚴重起來,有一個很討厭的症狀,就是會開始想到底要怎麼樣可以更接近你一點,或是說更快速接近你一點(因為我一直相信我是有緩慢的在接近你的),我應該跟你們坐同一班飛機想辦法跟你們一起出關入關,我應該多印一點手幅舉給你看,我應該跟你們住同一間酒店,我應該多做一些這個那個讓你發現我,我應該......

但這些不是我的夢想啊,我的夢想是,我能穿得美美的打扮好看的,準備好禮物跟信,準備好我要跟你說的話,然後在簽名會或什麼本來就可以好好跟你說話的場合跟你見面,而這幾天這個信念卻默默的動搖著,覺得自己可能沒有那個運氣與機會去完成自己的夢想,還不如改變個方式吧,更快速的遇見你,一直這樣矛盾地想著。

珍基啊,剛剛我看到一張照片,是機場的免稅店旁拍的,是有個人摸了你一把,我突然就醒了,珍基啊,這種事情有什麼好羨慕的?如果只是這樣的skinship,根本不能把我想跟你說的話表達的心意傳達給你不是嗎?

珍基啊,所以,我又要繼續去緩慢地築我的夢了,因為那才是我真正想讓你認識的我,或許吧,有可能我有一天會有個莫名的好運或場合,可以提前遇見你,希望那天來的時候我已經準備好了。

 

 


註: 我想我在寫這些信的過程裡數度提到過對於跟車跟機蹲點之類的看法,我只是想說,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要成為的粉絲的方式,我並不真的覺得這些事有特別不舒服,而我如果天時地利人和也不排斥參與這些事裡的某幾件(特記:身為開車技術不好的駕駛人非常了解跟車危險,所以跟車嚴禁),只是這不是我個人"主要"並"積極"選擇的方式,我也有許多朋友們跟我分享過這些事情的喜怒哀樂,跟他們說話跟他們對眼親手把禮物交給他們被收下,我當然也羨慕過,只是如我信上所表達的"this is not my dream, so i decide not to do this.",迷妹世界那麼大,我選擇我喜歡的方式在追逐他們:)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