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基啊,你好嗎?我不好,你應該也知道的吧。

說實在的不是沒想過你會缺席蛋巡,也不是真的覺得這個決定不好(就許多方面的考量而言),但就是,太晚了,的感覺吧,但因為是你,所以沒關係,嗯,其實有關係啦,嗯。

珍基啊,在這件事上失去太多了,真的太多了,看得見的以及那些未來可能原本應該會有的事情。

珍基啊,我親愛的以賣夢想為職的珍基啊,我們要怎麼面對著那些現在看來難以實現的「懸念」走下去呢?

珍基啊,我們什麼時候能見面呢?什麼時候我可以看到你,然後把最近的委屈都倒出來,在你面前大哭一場呢?

珍基啊,想你啊。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