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基啊,台北下了好久的雨,氣溫也低了許多,有一天我上班時聽著透明雨傘,覺得好適合這個時刻,然後我今天聽著四巡的曲目,想著那時候的事情。

珍基啊,就不問你好不好了,因為我現在也不喜歡被問這個問題。

珍基啊,下星期就見面了,我想接下來我想你的時候會越來越多,越來越懇切,卻又害怕著,我想你懂那種感覺。

珍基啊,以前總說沒想跟你們永遠,但還是想跟你們再走遠一點點。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