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奇葩說第五季後再度啃完三個月的選秀節目以團之名然後哭得亂七八糟的(我怎麼每次站的隊都走這種路線),因為搞得我這幾天心情極down所以覺得需要記錄一下因為應該會寫出很多好像很有文筆的話(?)。文長慎入。

「我們去大草原的湖邊,等候鳥飛回來,等我們都長大了,就生一個娃娃,他會自己長大遠去,我們也各自遠去,我給你寫信,你不會回信,就這樣吧。」~〈如果有來生〉原唱: 譚維維

好像應該要先敘述整個過程讓人入戲(也不管誰會看),哎呀呀總之來說個故事先吧。

前情提要我好像是講過的,因為奇葩說的選手奶茶去參加了以團(而奶茶是如晶的隊員),所以我就順勢看了,對奶茶的背景沒什麼概念,只知道是個很會講話的舞蹈老師(?),他在奇葩說讓我印象最深的表現是他的"開槓環節"能力很強,反應很快,最後一場談合群那邊講到跳街舞的人那段很精彩,然後因為是如晶隊所以是冠軍隊,不管怎樣就是優秀(笑)

OK好的講完奶老師了(習慣性叫法),愛屋及屋式的開始看以團了,第一第二集是所謂的星級評定,五星制,每個新生(也就是參賽者啦代名詞很多)各自組隊表演然後導師評星,然後他們可以一開始就選擇要不要挑戰競爭班長,但必須到五星才有資格參加班長競選。然後奶茶一開始這一隊叫「陽光男孩」(要打出這一句我深呼吸了),總之我認為是整個初選裡最強的一組,至少就現在決賽結果來看也是,基本上他們乾脆讓陽光男孩出道可能可以根本不用這個節目(?)

好囉講到「陽光男孩」,總之五個人裡有四個人要競選班長,而最後只有兩個人拿到資格─沒有奶茶。而奶茶,四顆星。

如果事情是這樣走下去,也許我看不到決賽吧,總之在第二集的時候,班長競選,要選出十個班長,分成唱歌、跳舞、rap......反正很多類,然後是全體新生投票,結果在舞蹈組五個吧競選者中要選出兩個班長,根據惡魔剪接的手法(也可能是真的)競選者有幾個跳的都不怎麼樣,奶茶就在這種狀態下,直接提出想要再展示一次自己,想要搶班長的資格,徵得全場同意後他表演了一段舞蹈,然後獲得了那個他想要的職稱─班長,唯一一個四星的班長。

他那時候訪問的時候說的是:「其實我知道自己希望很小,但我還是覺得,就是自己的希望自己泯滅掉,別讓別人幫你泯滅掉。」而後面整個賽期,會一直看到這句話的影子。

接下來是選班上的同學,基本上就是如果一個班長選一個人就定了,不只一個班長選人的話就是讓新生選了,奶茶在這個環節也失敗了很多次^^;;;,幾乎讓我覺得是奇葩說如晶選隊員的悲慘事蹟重來,總之最後組成了班,成員是陳順、管管、高昕、張朋、劉子瑞、龍哥、木森,基本上是一個,沒有基本人氣盤的人,附帶一提,高昕這個188一副老實臉的孩子(在經紀公司是演員部門的呦),總共10個班80人,他是第78名呢Orz,再附帶一提好了,因為有管管所以帶了張朋,龍哥雖然是陽光男孩之一,但他是因為陳順所以才肯來(基本上陳順龍哥都不是好搞的個性),而木森是陳順推薦的最後一個名額(英國黑池比賽拿過獎的樣子),至於子瑞就是個很會耍花槍跟雙截棍還會後空翻但第一次表演時摔得很慘被人笑的男孩。

他們決定了自己的班級名稱叫「脫線木偶」,張朋起的,意思是雖然在這個受限制(有賽制跟製作單位控制)的狀態下仍能不要任人擺佈,要有靈魂,他們一開始的約定是要真實、自由、開心,他們一開始的目標是不用給自己太大的壓力,走到前三便罷。


這個節目的賽制很奇怪啦,先講解一下接下來的賽制:

初選評星→選班長→組班→十班比賽,贏的先選歌→第一次公演十進八→八班比賽,贏的先選歌→第二次公演八進六→六班比賽,贏的先聽歌+選歌→第三次公演六進三→不比賽給歌單自己選歌→決賽公演→選出冠軍班+人氣班。

好的,接下來說明,究竟為什麼基本人氣盤很重要,因為他們有網路上的投票(稱為FO光),一天可以有一百多光束可以集中或打散著FO,如果所有人都沒名氣,當然這是公平的,但你知道這種節目都是很多回鍋參賽的人(我沒有諷刺的意思),所以很多人是帶著基本盤的,像是奶茶的基本盤是在前十內,但他的隊員,應該一開始都是40以後(默)。另一個尷尬的事實是,因為這節目沒有爆紅起來,所以每個人的排行很難有非常大的躍進(除非公演時真的超級大發揮讓大家發現這世界上居然還有那麼有才華的新生)。

至於FO光的差距可以說很荒唐,從五百萬到四千萬,所以不是你今天說我一個人可以扳回什麼的程度。而FO光第一名的我可以直接說,他一個人就能直接打掛一個班(抖)。

FO光重要在於會影響淘汰者是誰。

第一次公演:十班公演現場導師+觀眾投票得到的分數 + FO光換算的分數 = 總分,照排行淘汰兩個班。

第二次公演:八班分四組一對一比賽,當天公演現場導師+觀眾投票得到的分數,贏的直接進下一輪,輸的四個班則是公演現場導師+觀眾投票得到的分數+ FO光換算的分數 = 總分,去掉進下一輪的班,照排行淘汰兩個班。

第三次公演:六班公演現場導師+觀眾投票得到的分數第一名的保送進決賽,剩下五班是公演現場導師+觀眾投票得到的分數+ FO光換算的分數 = 總分,去掉保送班,照排行前兩名進決賽。

決賽:兩輪比賽,第一輪與老師合作舞台,現場觀眾&媒體票,第一給300萬FO光、第二給150萬FO光、第三沒有。第二輪決賽舞台,就把現場觀眾+媒體票得到的分數 + 網路FO光&第一輪FO光換算的分數 = 總分,選出冠軍班。

所以這個賽制對脫線木偶來說,

第一次公演,現場不拿高分就直接回家吧,因為FO光一定輸。

第二次公演,不PK掉別人就直接回家吧,因為FO光一定輸。

第三次公演,不拿到保送席就直接回家吧,因為FO光一定輸。

決賽......不管如何是聽天由命吧,只能求FO光有奇蹟。


所以從一開始的脫線木偶就是辛苦的,奶茶的原話是:「你回頭看,每一步都很重。」,但辛苦裡,看得出他們持守著那個要快樂的的信念。

第一次公演選歌,是八人九腳比賽,比賽前他們的口號是:爭七保八。奶茶一直說著不要爭第一,不要快,只要不摔倒就可以了─然後他們得了第一,得獎感言時奶茶說「我們配」,選出來的歌是鄭伊健的〈友情歲月〉。

在練習過程中出現的是內部的磨擦,高度訓練中,奶茶仍堅持要將動作再改編到更好,跟陳順起了爭執,最後張朋說了:「我們這次就聽他的,如果失敗了,他下次也不敢說了。」

然後這首歌拿到了公演第一名,用實力踏踏實實地做出來的第一名,有人說他們是「悶聲做大事」,而這首歌也像是說著他們磨出來的感情一樣。他們之後的訪問說,在上場前,奶茶說了一番話,激起了所有人的情緒與鬥志,內容大概是,友情歲月是什麼呢,也許當我們這段路走過後,會發現這就是我們最美好的友情歲月。

但接下來的打擊是,公演第一,加上FO光的分數,直接掉到了第五,在那個瞬間他們的表情都怔住了,因為沒想過差距是這樣大的吧,沒想到自己真的是處在公演不贏就出局的境地,這就是現實,他們也看清了現實。


第二次星級評定時,奶茶終於成為五星的班長,然後他們全班的星星數,是全部班第一。

第二次公演選歌,跳繩比賽,又是扎扎實實地練了一天,拿了第二,選了「饕餮」,rap難度最高,基本上我現在看還是魔鬼曲目,丟給其他班基本上就是拿炸彈轟他們的概念。

既然是魔鬼曲目,想當然爾又是一群人被徹底折磨一番(特別是要唱Rap的陳順),練到他們都懷疑人生,懷疑自己是不是因為第一次贏了所以過度自信了選錯歌了,練到聲音全啞掉也是很厲害(登愣)。

而中間還有狠毒的AB角比賽,也就是八個人中,要先班內票選選出倒數兩名A跟B,兩人要在公演前有個內部比賽,AB只有其中一人能上台(沒有淘汰只是不能上台)。選之前龍哥先賭氣叫大家都選他,之後他們決定照心裡想的選,不要有壓力,選完仍是朋友,選出了張朋跟高昕,他們一起練習一樣的舞跟歌詞,一起熬夜時聊的是第一次見面時張朋曾說:「你這個人有點意思,跟你在一起不會有壓力。」最後張朋PK掉了高昕,可以在公演時露出他的手臂肌肉,然後張朋抱著高昕痛哭。

第二次公演,他們第一個出場,PK掉對手直接進下一輪,拿了第二名,拿到節目以來第一次導師的十分,陳順的rap沒有失誤、子瑞沒摔倒、木森跟管管唱得很好,但我印象最深的是張朋代替高昕跟粉絲道歉無法上台,然後全場喊著高昕,高昕在後台哭了(看那麼大個兒哭真是)。另外後來看到他們的FO光還是沒高起來,真的是沒PK掉別人就掛點的節奏(抖)。

打個岔講一件事,奶茶在訪問中有點感嘆,他說來到這邊發現,每個人的武器不一樣,按我的暗黑解讀就是有些人的武器就是基本盤人氣,但那就是那個人之前累積出來的東西,不過重點是之後奶茶說,編舞是他的武器。每次在編舞上比其他組厲害的地方是,他將每一個人都被突顯了,每個人都被刻劃了,從〈友情歲月〉到〈饕餮〉,除了舞蹈奇才龍哥跟Rap陳順在歌曲中自然有的突出點,基本上他們每一個人都有給觀眾記憶點的瞬間,每一個人都可以被叫得出名字。另外他在〈饕餮〉好像連服裝都參一腳了。


另外在比賽途中註定會發生一件事就是,有人個人人氣很高,但被淘汰了,這對於一個收視已經拉不起來的節目來說又是要失去一大批觀眾群,所以他們決定了一個新的賽制,除了冠軍班可以出道,除去冠軍班的八人,在個人人氣前八名的新生,會新組一個人氣班出道。

這個消息對脫線木偶來說,嗯,怎麼看都只有奶茶一個人可以出道。

奶茶發了一個微博,然後秒刪了,內容大意是「不要再為我FO光了,我不想一個人逃走。」,但他的粉絲似乎是沒有要理他的意思(笑),既然說到這我就說一句,所以我之後都是投給脫線木偶排行後面的高昕木森子瑞為主。


第三次星級評定,除了高昕因為沒上台所以降星其他人都漲星跟維持,依舊第一,他們有個小旗子叫「流動紅旗」,是給星級冠軍班掛的,他們笑稱他們已經釘死了。

第三次公演選歌,是透過六個班挑三個人出來比唱歌、跳舞、Rap三個項目,各個項目的前三名班級可以去聽歌,一次兩首共六首(因為歌單是一堆你如果沒聽過,光看歌名看不出來是什麼歌的歌),最後按總分順序選歌。

陳順出來唱歌,因為想出其不意,他唱了〈那些年〉,然後龍哥聽到哭了;龍哥跳舞,因為比起奶茶的路數,龍哥適合PK,現代舞,事實是龍哥跳到我哭了,高昕也哭了;高昕Rap,因為他之前AB角沒上台,奶茶的理論就是要給沒機會展現的人展現。結局是六首歌他們聽到四首,高昕他....垮了(扶額),但他們也沒那麼在意就是了,畢竟他們當初就是......給他個機會(笑),不過值得提的是Rap的詞是奶茶陳順高昕寫的,講的是他們自己的故事,截錄兩句歌詞:「六神無主只因七人背後有傷,八個木偶依舊妄想站在巔峰之上。」

最後他們第五個才選,選到了SHE的〈十面埋伏〉。

事實上製作單位選這首歌真的很過分,這根本不適合拿來比賽的歌,真的是莫名其妙(怒),不過他們當時對其他歌的評價也都很低,所以可能就是,反正大家都不好過(汗)

因為那麼莫名其妙的歌跟沒有準備的時間,還有如上面說的,這次沒拿到第一,有保送席的話,他們要加上FO光進前三根本難上加難,這樣的結局是─奶茶瘋了,然後把脫線木偶整班逼瘋了。他負責了編舞、服裝、道具、舞台燈光效果、編曲......總之都做了,所以他瘋了。

他們有個詞叫「摳動作」,也是奶茶最常說的話,基本上就是一直練一直練一直練一直練練到動作都一樣,而且叫什麼「肌肉記憶」之類的,反正練到天荒地老,而這次比前兩次更狠,當奶茶去編舞時木森像副班長一樣出來逼大家練習,全體累到都吵架了。

奶茶那時說幾段話截錄:「我們現在可以休息啊,我們就回家休息啦!」「第六夠嗎?如果第六夠,那可以的,睡覺吧!」

「這段旅程,至少讓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久一點,能把這段旅程給走完,因為你想我們就是......就是吵過架、幹過仗,然後放過蛇、吞過劍,我是希望......最早來這兒的時候,他們問我特別怕的東西,我說的就是─鬼、蟲子還有離別,我特別怕離別。我覺得我們可以不爭第一,就可以不拿這個第一,但是我發自內心的覺得,如果這六進三咱沒進去,真的很丟人。」

「以後我們再碰到一起喝酒的時候,我們回想起......(木森:酒杯都抬不起來。)真的酒杯都抬不起來,我們得懷著什麼樣的心情去吃那頓飯,我們散伙飯得吃得多麼傷心難過,我們在一桌,我們之前那麼......用了多少次暴力美學贏了別人,然後最後我們卻......你們懂嗎?那種......我是真的覺得,我發自內心的,這次我們於情於理,都不該輸,真的我們不該輸。」

「加油吧,真的加油吧,收起我們各自的脾氣,收起我們各自的情緒,真的,我發自內心說,六進三這一次,我們一定要扛過去,就是死我們也要把那個劍撅折了扔在台上,我們也要過去。」

「輸一命,可以,但是如果一輸輸這麼多條命......。」

最後他們的表演,拿到三個導師的十分,第一名拿到保送席位,奶茶在舞台上哭慘了,註:木森在這種時刻永遠是第一個過去擁抱兄弟的。

奶茶說:「我們組一組出來的時候,可能大家都不太看好吧,但是我特別開心的是,這幫不太被大家看到的人,他們陪著我一起做了一個又一個很好很好的舞台,非常好。」


到了決賽前有個見面會,奶茶又說了,讓之前沒在台上展現的人展現一下,木森跟子瑞合唱,張朋奶茶管管dance solo。在分享一件自己的物品時,管管準備了許多拍立得、木森準備了一捲繃帶、高昕準備了他那段失敗的Rap的節奏音效。

喔對了,他們的星級最後一次評定,維持的維持,漲星的漲星,總共36顆星,仍是第一名。

拿到決賽的歌單,裡面有一首是譚維維的〈如果有來生〉,高曉松的詞,那是奶茶最喜歡的歌,他說這是一首聽起來很歡快,但歌詞卻是他看過最悲傷的詞。

這首對於在網路上被戲稱為「勁舞團」的他們,不是一個最好的選擇,對於比賽,也不是最適合的一首歌,但當時他們的決定是─圓奶茶一個夢。

然後到了決賽那天,一開始是跟老師合作舞台,舞蹈為主的〈No Joke〉,第三名,沒有拿到FO光。

而〈如果有來生〉......真是......是給脫線木偶自身跟粉絲的表演,唱哭了觀眾、老師、他們自己,跟我。PS. 他們開了全麥。

這不是舞曲,但龍哥有一小段dance solo,然後有少數的幾段舞,都是用之前〈友情歲月〉、〈饕餮〉的隊形跟動作,而〈十面埋伏〉時使用的道具劍,就放在佈景的稻草人身邊,就是那種,你有一路看下來,你就知道他們在跳什麼的酸楚。

裡面他們加了一段Rap,從這首歌的歌詞漸漸轉換到他們自己的那些事,從平淡的語調到慷慨激昂到最後陳順幾乎是吶喊著,我在那個瞬間被扎痛了心。

「如果有來生,我們還會在一起嗎?記得你喜歡拿著一把吉他去給稻草人唱歌,人們在四月裡開始收穫著快樂,享受這一刻的空氣全部都在這裡,不情願的苦衷我們可以打上馬賽克,為何人們都喜歡倒數,儀式感讓人倍感痛楚,不敢面對蒼黃翻覆,定格看天心滿意足,三十六顆殘星不知飛往何處,十字歌的決心不許我們止步,仔細數一數過去的舊帳,我要如何變得義無反顧,沒有辦法接受自己無心墜落,堅硬的外殼下隱瞞著虛偽懦弱,就是在這所謂的傷痛中逃避,選擇了放棄才給了我安撫劑,當我看清這一切的時候,被無情無意擊倒在地,為什麼要對我薄情薄義?」

之前在〈友情歲月〉表演之後,脫線木偶的訪問中有一段我印象很深,奶茶說:「舞台是唯一一個最公平、最平等,每個人都是一樣,你們每個人都會有鏡頭,每個人都可以展現自己想展現的最公平的地方,所以我必須讓我們組有一個好的起點,有一個好的起跑線我們才能去跟別人比拼,所以對於舞台這件事情上我一點退讓都不會有。」

但是當陳順喊著:「為什麼要對我薄情薄義?」的瞬間,我覺得是一種背叛感吧,一群那麼努力地將表演做好,而且也的確做得非常好的人們,卻在評價(FO光)上一次又一次的打擊,但比起背叛又更像是無力吧,努力跟成果有時不成正比。

唱到最後,他們脫下表演服裝,裡面穿的是他們在練習室的服裝(是的,就是一天到晚吵架時穿著的衣服),上面的星星,貼的是他們一開始進來時的星等,那個四星的班長跟一群沒被看到的兄弟,然後他們都掛著淚唱完,然後相擁而泣。

而最後,眼淚沒有改變事實,脫線木偶得了第三名,跟前兩名的FO光數,不是靠著第一輪拿到額外FO光就可以改變的事實。

奶茶的感言是:「我們輸了比賽,但我們沒有輸面(子)。」


而之後,就是那個傳聞中奶茶很抗拒的人氣前八名要公布的時候(奶茶臭臉中)。

主持人說要從第七名開始公布,最後公布第八名,當她說出第七名是脫線木偶的成員時候,高昕開心到馬上站起來(忍不住說你真的很高還反應那麼快,我都一瞬懷疑是你得獎了XD),管管嚇到手捂嘴眼睛睜超大,在那幾秒內臭臉的奶茶突然整個人臉發亮,因為他不是第七名(因為之前他的名次差不多是第四第五),所以他不孤單!!!!!!!!anyway我突然激動了一下,總之最後第七名是陳順,奶茶激動到整個撲上去(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陳順上台,感言裡提到:「很感謝所有的,脫線木偶!」,在那個瞬間,脫線木偶們好像活過來一樣,至少不是孤單的感覺吧,然後奶茶想當然爾的哭了。

而奶茶,第三名,在那個時候他一轉頭苦笑看著木森,哭倒在人家懷裡(汗),六個人圍上去安慰他一個人,最後他是被龍哥推出去才上台的,他哭著說感言時龍哥一直比劃著手勢叫他別回來,奶茶的感言裡:「也謝謝你們,以後不用聽你們每天吵我了,但是脫線木偶永遠在,我愛你們(比大愛心)。」

公布完第一名,第八名跟第九名先被叫出來,龍哥就這樣被叫出去了(木森抱抱+1),剛剛推別人出去的人現在臉超級臭的站在那邊,看起來他也不覺得第八名是自己,結果公布時,聽到了熟悉的字眼─脫線木偶,高昕又彈跳了一次(?)←子瑞跳得比他快,張朋慢一拍,木森又第一個衝去擁抱,然後龍哥臭臉到了極點(對不起在這個時刻我居然笑了),總之他真的超不爽的走到台上,還跟奶茶陳順唸了一下。

而他的感言是:

「我只想說四個字─脫線木偶!!!!!!!!!」

(雖然停在這邊好像很酷但我還是想記錄一下,此時高昕,爆‧哭)


寫到這邊我都懷疑我在寫什麼勵志小說(汗),總之講完了這幾個月節目上脫線木偶的故事。

在這之後,脫線木偶在微博上仍然是兄弟,約好四月要去泰國玩,每天互相在微博上拌嘴。

當然還是會有遺憾的文字出來,不想夢醒、惆悵的情緒,約定在巔峰相遇。

奶茶發了一篇長感言,裡面裡寫了:「只想對七個木偶講,你們為了我的夢想,選了“如果有來生 ”,當結束了 我從你們身邊走開了,我才發現,我在這個節目裡的夢想早變了,我的夢想是你們七個啊!我真的發現晚了,我沒做出最正確的選擇,這可能是我唯一的遺憾。」

「最後一句:永遠不要放棄眼裡的不甘。」


其實我覺得很巧合的事情是,這首歌叫〈如果有來生〉,但脫線木偶他們的群聊名稱是─不提如果,因為想做就要去做,不要讓自己以後來提如果。

原本打這篇是想說把過程打完再打點感想,但好像都寫在上面了,應該說我就是想記錄那些瞬間吧,把自己打動的瞬間。以團之名其實我喜歡這個賽制,雖然的確有人氣成員或有實力的成員被淘汰的悲劇,但從一而終的結局不就是情感的積累嗎?特別是同一個隊所凝聚出來的那種情感(當然其他有些隊不一定有這種感覺)。奇葩說在如晶選完隊員低落的哭的時候,教練黃執中跟她說:「那我們就寫一個逆風高飛的好故事。」,我喜歡這些好故事。

前幾天跟我少數可以講一些這個節目的小夥伴講了這個故事的結局,她跟我說:「妳想想,天下無不散的宴席,妳不覺得跟有期限比起來,沒有期限很恐怖嗎?」她的意思不是不看好那些情感跟未來的發展走不到永遠,而是如果我們不被一個形式所綁住的話,我們回頭看,留下的東西都是最美好的,就像現在的我一樣。

但畢竟是惆悵,從知道結果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星期了,聽了無數次的〈如果有來生〉,沒事就翻一翻之前的花絮影片,他們是被稱為七百隻鴨子最吵的班級,豪邁龍哥其實是每件衣服都疊得跟豆腐一樣整潔的人(註:喜歡七龍珠);張朋愛健身,有個被嫌棄到不行的杯子,之前在韓國發展;管管是開了舞蹈教室的管老闆,當初要當藝人時被爸爸揍了一拳,去過韓國當練習生;管管跟張朋很好是因為在節目錄製前的培訓期他們同一個寢室;陳順雖然每次都被抓去Rap,但其實是大學是學流行音樂專業,喔他跟龍哥很好是因為之前另一個選秀兩個人是同一組的;木森家裡都是跳舞的獎牌,很會旋轉,還被說是陀螺精,也是班上公認最有趣的;子瑞都不講話,都不講話,都不講話!!身為老么,真講話時真的是小孩的樣子;高昕......這個名字在過程裡經常出現,大多關鍵字是「奶茶暴打高昕日常」,相愛相殺,奶茶說他是一個在舞台上很笨的人,但是只要跟他講,他不會跟你使性子,他都會去做,不過他在奶茶的嘴裡還是極度吝嗇,買肯德基回寢室時只帶了兩個蛋塔,而且他自己吃了一個;奶茶被稱為最毒舌的班長,其實交了非常多好朋友,受不了別人真心的誇他,他有壓力不大說,頂多跟高昕這種個性的人說一說,有次他們播家人應援的影片時,他說對他來說就是恐怖片,他的家庭背景不是很完整,當時沒請到他的家人,是舞蹈教室的人,以及奇葩說的導演跟隊友,那個導演說了一句:「一個施與別人愛意的人,也是很需要愛的。」他當時爆笑出來,就是那個被戳中後的閃躲招式。

我覺得這是一個好故事也許是因為奶茶做的那些事,就是盡力的在表演中讓每個人都有發揮的時候,「被看見」,所以我對他們的印象是立體鮮活的,所以傷感也是深刻的,也許打完這篇之後會好一點吧。

「我們去大草原的湖邊,等候鳥飛回來,等我們都長大了,就生一個娃娃,他會自己長大遠去,我們也各自遠去,我給你寫信,你不會回信,就這樣吧。」

脫線木偶

上排左到右:高昕、張朋、木森、子瑞

下排左到右:管管、奶茶、龍哥、陳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ruharu 的頭像
haruharu

haruharu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