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抓了時間再把脫線木偶的故事整理了一遍,應該說當初的想法是,過了一個月,看看能不能用另一種狀態或是另一種方式寫同一個故事,就是一種人體實驗的精神(?),不是說要有寫作的熱情嘛,我們要繼續努力不能讓這裡荒涼下去(握拳),成果雖然多少會有重疊但還算滿意,比我自己寫第一篇時的預期再好一點,過了一個月比較不會耽溺在其中,寫出那種只是自己看得懂的東西(雖然一般來說我覺得自己看得懂就夠了),anyway我努力的寫了超大一篇也是覺得自己很了不起。

我只想說四個字─脫線木偶!

「我最近看完了一個選秀節目。」

「是喔,好看嗎?」

「我覺得我看了一部熱血勵志連續劇,我看到最後還哭了耶!」

「這麼誇張?!」

「對啊!我跟你說他這個節目是這樣......」

這大概是我這一個月來跟朋友聊天經常出現的開場白,我不能說到現在情緒還是很強烈,但還是每天時不時會想到他們的故事。

總之這是一篇講到「脫線木偶」這個出自於〈以團之名〉這個節目裡我知道團名有點中二的的男團的故事。

 

(註:3/31在節目播完時已經寫了一篇大概是我一年的文字量的感慨型長文,這篇我致力於轉換自我的語言用另一個方式說故事,但多少可能重覆一些內容,請見諒。)

〈以團之名〉這個節目,我經常在微博上看到的評價就是「糊」,但因為我向來是個囫圇吞棗很好養的觀眾,甚至有過為了知道一部劇可以爛到什麼程度而把一部劇追完的記錄,總之我並沒有特別對這個節目有所怨念(但最後多少產生了怨念的)把節目看完。

補充一點:一開始看的動機也只是因為奇葩說的奶茶─奶老師參加了,基於對皇室戰隊的支持所以就順便看了。


但其實我蠻喜歡〈以團之名〉的基本設定,以團隊(他們稱之為班級)為比賽的基礎,簡單說就是團體戰而非個人戰,比起其他以個人為主的選秀,磨合、交流、合作、爭執、妥協、同理、凝聚等等團隊中會出現的狀態,不只是在節目中的參賽者能更深體會,也在呈現在螢幕中時是更被突顯的。

而整個的賽制,雖然是被許多人詬病的,甚至有什麼參賽者集體抗議、臨時修改賽制等等的消息傳出來(此處不討論真假),但就節目呈現出來的總體來看,可能就是因為這樣的......委屈吧?!所以讓人更加的執著於這些人與人的碰撞激發出的火花。

這些亦是我覺得是這個節目最寶貴的東西,因為他使得我們這種小觀眾被那些友情、團魂等等情感類的東西吸引、但也可惜這樣寶貴的東西,在最終決賽之後,不是讓人得到累積出來的快樂,就是讓人被那累積出來的痛楚狠狠地虐了一把,端看你支持的是哪一個班級。

而脫線木偶呢?

時間跳回到第一期,他們的組成,還是得從奶茶說起吧,當時第一輪展示中,他並沒有拿到五顆星擁有第二輪競選班長的資格,但到了第二輪時,他舉了手,希望再給他一次機會,然後他搶下了班長的席位─也許就是從這個時刻就註定這是一個特別的班級吧,因為他是唯一一個四顆星的班長。

喔當然的得說一下,第一輪奶茶那時在的「陽光男孩」表演的〈Trigger〉非常精彩,舞蹈實力在線。

 

然後在一陣搶人大戰後組成了班,成員除了沒有搶到人氣擔當,只好自己當人氣擔當的奶茶班長,還有管煜正(管管)、陳順、高昕、張朋、劉子瑞、龍泓昊(龍哥)、木森(添添)。

因為後期,有些事身為觀眾都是之後知道的,當時看的時候的資訊量,只知道奶茶跟龍哥都是陽光男孩的一員,龍哥很有個性,奶茶跟管管本來就是朋友,而龍哥想跟陳順一組......後面你才會漸漸知道像是管管想跟張朋一組、陳順推薦木森.......等等這些事情。

「脫線木偶」是他們起的團名,張朋起的,希望在受限制的狀態下仍能有靈魂的作自己。

 

要我說一開始對他們個人的印象,因為太過薄弱所以直接略過去吧(扶額)

但也許就是因為這種薄弱的印象,我一開始就視他們為一體,從一個大的被稱為「脫線木偶」的個體裡開始一個一個認識他們每一個人,而脫線木偶裡要說我最喜歡的,那就是脫線木偶本身。

我想我還是得簡單的說一下,上面提到一個詞「人氣擔當」,的確,來到這裡的選手們,有人已經有過演藝經歷(像是我認識的奶老師),有人已經有粉絲群,有人已經擁有所謂的「流量」跟「人氣」;而近年選秀節目裡不可或缺的讓觀眾會認為這個冠軍是自己選出來的關鍵點,就是投票,在網上那每天一個人可以擁有的一把票,決定著許多事情,嗯,你懂的,許多事情。

總之,你有了流量的基礎,你就有了優勢,而奶茶沒有拉到人氣擔當進組,80個人共10組的選秀,脫線木偶只有一個人氣能進前十的奶茶,以及一開始可能前一半都進不到的組員們,嗯,我不能說最慘,但要說前途嘛,嗯,是挺尷尬的。

在這樣尷尬的局面下我該慶幸他們當時並不知道接下來節目播出後,因為節目沒有大大地火一把,導致不用多久就大概知道這局棋好不好下,勝率幾分,敗率幾成,翻身呢,嗯,看過那種柯基艱難的翻身的影片吧,大概是那種感覺。

 

不過脫線木偶也算是有不知道哪來的先見之明的我想,

他們一開始的班規是:自由、開心、床位不能空、永遠八個人。

他們一開始的約定是:我們就走到前三名。

奶茶說:「我們不需要給自己定太高的目標,我們一步一步作好自己,每天笑嘻嘻地往前走就OK了。」

 

也許是這樣健康的心態吧,他們在第一次為了爭取提前選歌機會的八人九腳比賽裡,從走到快走,從快走到小跑,從小跑到跑,進步一秒就為自己歡呼,不求快,但求穩......最後取得了屬於脫線木偶的第一個冠軍。

綜觀整個節目這只是一個小環節(而且奔跑時的臉是鏡頭拍起來帥不起來的猙獰與飄揚的秀髮),但其實細看看,你可以從他們那少之又少的鏡頭裡(好吧,我不能歸咎於節目的後期,我只能說當十有十個班,露臉率是得分十份兒的),看見許多他們的態度。

當然的,取得冠軍也是要為自己歡呼的,風格嘛,總是得一開始就立好。

「這個獎,我們也是挺努力的,這是我們應得的。」

 

而在選歌時,奶茶說著「那就聽我的了!」,然後拿了其他木偶們都選的歌─〈友情歲月〉的牌子。

從〈友情歲月〉的練習到登台的過程,可能是脫線木偶第一個讓人那麼,被記憶、被討論、被驚豔的一個,真正的亮相吧!

一首談論深刻友情的歌,落在一群組建起來不久的團隊裡,節目裡播出的是奶茶對於堅持要修改編舞,而跟陳順起了磨擦,然後最後取得了共識。奶茶之後在直播裡說過他一開始選人的心路歷程:「性格很重要,一個團隊如果性格不合,或者說大家不和諧,那個團真的太難帶了。」

而我絕對相信不只這些,因為從「我想要成功」進化到「我想要用我的方式讓脫線木偶成功」再進化到「不一定要用我的方式但是讓脫線木偶成功」,八個人要怎麼走到頻率一致,奶茶也許強勢,而水準需要實力、妥協需要勇氣。

 

所以〈友情歲月〉成功了,公演第一名,炸翻全場。

當時分不清誰是誰的我開始發現每個木偶出彩的亮點,奶茶發揮了他在編舞上的專業,每個人被妥善地擺放在適合的段落與位置,像是誰會不喜歡龍哥從地上彈起的那一幕?他們每一個人也在那合適的位置上做了應有的努力與展現。

在他們自己填上的Rap詞裡,陳順唱的是:「命運掌握在我手裡,我不管你,我不求你;堅持自己人生態度,名字隨你就叫也可以;歲月和拼搏在作伴,堅固友情讓我不小心奪冠喔;並肩作戰、艱苦奮戰,最終目的瞄準了大滿貫。」

表演之中,他們兩兩相視而唱的那一幕,友情在他們的歲月裡蔓延了,在最後他們全部跪下,高昕抬手灑下了金粉,那一瞬間閃爍的扎眼。

 

管管:「〈友情歲月〉這首歌,對我來說更多的是珍惜兩個字。」

 

在某次訪問裡奶茶說了,大意是在〈友情歲月〉上場前他講了一番話,凝聚了所有人的情緒與狀態,但在這之後,他漸漸不需要做這件事了。

從此以後大家都知道了,脫線木偶那不容小覷的實力,但不知道的是,以這樣的表現,在一開始人氣就輸人一截的比賽之中,能不能讓他們殺出一條生路?!

事實是,生路是有,但就像是你以一個華麗的弧線飛越過一個鱷魚池,但下一個鏡頭就是一黃蜂窩,你一頭栽上被叮了滿頭包。

公演第一,加上倒數的人氣,平均平均,就是個平均吧。

 

當時我是很震驚的,因為不理解,看到了那麼好的表演,卻得接受他們不過跟淘汰擦身而過的事實。但這個警鐘倒也是敲得夠響吧,響得讓脫線木偶有了更大的危機意識,網上人氣一時半刻救不起來,所以公演無條件得贏,必須得贏。


第二次選歌的比賽是跳繩,得了第二名,選的歌是難度系數最高的〈饕餮〉,並且因為改編後的部分將亮點給磨平了,所以最後他們爭取了以原曲演唱。這場是一對一PK賽,如果公演時沒有贏,他們就必須再跟其他人比一次網上的人氣,嗯,不過他們一開始就想找強強對決,理論是「好看嘛!觀眾看了也開心!」,雖然之後他們沒被欽點到,我想這就是人生的巧妙之處(合掌)。

難度系數最高,也不需要我贅述預備的過程有多痛苦,總的來說他們的態度與決心就是歌詞裡張朋唱的:「信任從來都放在第一,挺起了脊樑,我發動逆襲,所以他們休想跨越。」

而其中的邪惡插曲是AB角對決,八個人裡只有七人能上台,從節目裡播出看到每個人聽到當下的激烈的反應,我個人相信一開始的賽制也許是提到一人淘汰這種魔鬼的規則,但因為太邪惡了......總之是一個人不能上台,張朋與高昕這「明明最明亮組合」被迫搶同一個位子,而最後高昕是那個沒有上台的人(feat. 張朋痛哭)。

 

但很搞笑的是,我在這場表演時,印象最深的居然是沒有上台的高昕(包括他那化得很戲劇性的眉毛)。如果說脫線木偶的表演希望讓每個人都被突顯出來,我想這場高昕被突顯的程度應該不亞於有上台的人吧。

〈饕餮〉順利地PK掉對手,拿到節目開播以來第一個老師的十分,並取得公演第二名。

而精彩程度,我想不是我用文字可以形容的吧,包括陳順的Rap、木森的轉圈、張朋的手臂肌肉(笑)

脫線木偶七個人上台,是八個人的靈魂,與同一個信念。


接下來迎接了第三次公演,也是進決賽的門票。

靠著歌唱、舞蹈、Rap三個個人賽,準備時間24小時,比賽後排出是否能聽歌與選歌的順序,當然這在節目中不是一個決定生死的比賽,但我個人很喜歡,陳順的〈那些年〉、龍哥的〈In my blood〉給我們再多一次的驚喜以及震撼的淚水,高昕的〈脫線木偶〉雖然成果不盡人意,但是你會看見脫線木偶的態度,他們每一次在選擇給彼此展現的機會,「共同」的那種態度;而之後在另一場公開活動時,他們又選擇了讓其他人上台展現,木森與子瑞合唱,張朋、奶茶、管管跳舞,當然在鏡頭裡常常帶頭講話的是奶茶,但他們對於舞台上的呈現向來是公平的,他們珍惜舞台,但不吝嗇。

他們自己填的詞裡有一句是這樣說的:「八個木偶,依然妄想站在巔峰之上。」,悲壯吧也許,因為即便走進了決賽、他們的實力眾人皆知,他們仍終將面對他們一直以來的弱勢,也就是人氣上的基礎差異。

 

當然我不能說他們的人氣一直那麼喪,是有提升的,一直有提升的(畢竟他們公演的好還是會被看見,而我也是有努力投票的),只是這可能是木偶們的一個,最大的恐懼吧也許,因為這是他們盡了力展現了自己之後,仍不一定得到相應報答的、又能決定生死的不確定因子。

節目裡後來說了除了冠軍班級出道,還會將剩下的人裡人氣前八名的人組成一個人氣班出道,是好事吧,多一點人得到成功這件事,但這個規則一公布,我在想脫線木偶或是他的粉絲們(脫粉)當然包括我想的是,哎呀,看起來現在只有奶茶能進到這個班啊。

而脫線木偶的結局如果是被拆散,然後只有一個人能出道,這不是殘忍什麼是殘忍?(請讓我激動一下下)

 

總之在這樣連我這種通吃的觀眾都有點反胃的狀態下,迎接了第三次公演,他們第五個選歌,選到了S.H.E的〈十面埋伏〉,而這次是,公演第一就能拿到保送決賽的席位,若是沒有,那就又要拿人氣出來再排一次名,這是一場一個不拿到第一就幾乎不用玩了的比賽。

也許就是因為淘汰了不少人,實力又被看見了,練習室的鏡頭多了不少,也讓我們看到更多他們之間的衝突,以及衝突,以及衝突......好啦,還有化解衝突。

奶茶說過他說真心話時都很認真,所以節目上有了一些很經典的語錄出現,像是「我們現在可以休息啊,我們就回家休息啦!」「他們問我特別怕的東西,我說的就是─鬼、蟲子還有離別,我最怕離別。」「六進三這次,我們一定要扛過去,就是死我們也要把劍撅折了扔在台上,我們也要過去。」

......他們說以前畫面不多,因為他們都在練習,準備表演,而他們現在鏡頭多了,小視頻也多了,真人秀嘛,脫粉們熱衷於他們在小視頻裡的各種翻跟斗耍花槍不留情面的你弄我我罵你等等的淘氣與歡脫,喜歡聽他們像七八百只鴨子吵翻了天,但我想我們更熱衷於木偶們這些面對舞台的認真,或是說較真。

 

〈十面埋伏〉,他們在表演前喊著:「Come on!」「Best in the world!」「加油!」「氣勢給他打出來!」

 

所以我也較真了。

 

無疑的我喜歡〈十面埋伏〉這場表演,特別是一種流動感,而管管在這場的幾個鏡頭裡表現精湛,而雜技擔當的子瑞也大展風彩,最後每個人扛著劍的時候,哇,我得說必須將每個人的直拍看過一次,必須。而另一個則是他們的決絕感,他們一樣地在Rap詞裡寫出他們的狀態:「木偶不懼埋伏,我不管那夜幕,來自友情歲月沉澱的基礎。」

三個老師給了十分,他們在保送席位坐到了最後,拿到決賽的門票。

拿到第一個十分時哭了的奶茶在最後說:「我們在上台之前,我們組就說,這個第一是我們唯一的一個希望,我們必須拿到這個第一。你們真的辛苦了。」

我記得我那時將視頻丟給一個喜歡奇葩說的朋友,跟她說我看到哭了,她當下覺得我應該是淚腺過於發達,結果她隔天跟我說,她也哭了。

 

脫線木偶走到了一開始設定的目標─前三。

 

然後我覺得我自己的某種掙扎是,那我們的最終一戰,會是什麼樣貌。

 

我突然懷念起,他們在PK戰時給對手能量源的對戰宣言是「我們脫線木偶要讓能量源知道,什麼叫做輸得應該,輸得粉碎,Bad bad bad~(配上很囂張的手勢與表情)」

即便是〈饕餮〉練到懷疑到是否過度自傲的時候,AB角的展示中,奶茶說,那時候他覺得他們真的很剛,開了全麥,唱到破音都要唱下去。

然後他們在節目過程中每次的星級評定,都是全部班級最高(當然,奶茶也快速地拿到了五顆星),一直到最後八人拿到36顆星,每一次都是被老師們稱讚的班級。

我好喜歡這些時候的脫線木偶─意氣風發,去看過他們每一次的Rap詞,他們的那些強悍的態度......

所以我感到掙扎(即便那個掙扎也不是我自己在掙扎),因為我們都清楚,再多的武裝,終究是「裝」,裝進去的那些不讓其他人看見的焦躁、恐懼、對預期結局的無奈,會在武林大會落幕那一刻,因著鎧甲的褪去而無所遁形,嗯,是殘酷。

但掙扎不會影響著倒數鐘的滴答聲,他們決定用〈如果有來生〉給予決賽一個好歹。


〈如果有來生〉─網上笑稱的「勁舞團」這次不跳舞了。

〈如果有來生〉─奶茶最喜歡的歌。

〈如果有來生〉─木偶們想要圓奶茶的夢。

〈如果有來生〉─我們自己選擇我們的結局。

 

決賽那一天,先表演了與何展成老師的合作舞台〈No joke〉,舞蹈實力在線,現場票數嘛,也沒什麼,就心裡匡當兩聲罷了。

接著就是那個,我突然不知道怎麼形容那種狀態,或是我不知道我自己的揣測有幾分的正確度,但我自己的感受是,你拿著一個你知道對於脫線木偶是很棒的作品,但是又很可能不會贏,但是又想相信那一丁點兒的奇蹟的心情。

 

奶茶說過:「有共情力的作品一定是好作品。」

之前的幾個舞台,我都看了無數次的視頻,看舞蹈、看合作、看氣勢、看態度、看他們長得很帥;而〈如果有來生〉,我只是一直循環著聽著練習室的音頻,因為他的現場,好得讓人心碎。

現場的那種好,不是什麼現場唱的跟CD一樣、完全沒有失誤、所有人動作精準無瑕疵......而正是因為他的不完美,所以他完美,一種讓人害怕碰觸的完美,害怕情緒被帶進去的完美。

奶茶說著當初選人時會說的話:「四號班長奶茶,選擇的同學是─脫線木偶。」為表演揭開了序幕,也告訴了觀眾們,你們將看到的表演,不只是比賽,而是屬於脫線木偶的故事。

 

你在〈如果有來生〉的旋律中,聽到他們在唱歌(而許多人並不認為他們會唱歌),看見他們編排的細緻,畫龍點睛地將前幾次表演的內容融入在表演中,而陳順唱著那段屬於他們的最後一段Rap,比起以前一種驕傲的、帶有攻擊性與自我保護性的、顯示我們勢在必得的態度的文字,這次比較像是赤裸裸的吶喊吧,一種要將假象捅出一個窟窿的吶喊。

 

「如果有來生,我們還會在一起嗎?記得你喜歡拿著一把吉他去給稻草人唱歌,人們在四月裡開始收穫著快樂,享受這一刻的空氣全部都在這裡,不情願的苦衷我們可以打上馬賽克,為何人們都喜歡倒數,儀式感讓人倍感痛楚,不敢面對蒼黃翻覆,定格看天心滿意足,三十六顆殘星不知飛往何處,十字歌的決心不許我們止步,仔細數一數過去的舊帳,我要如何變得義無反顧,沒有辦法接受自己無心墜落,堅硬的外殼下隱瞞著虛偽懦弱,就是在這所謂的傷痛中逃避,選擇了放棄才給了我安撫劑,當我看清這一切的時候,被無情無意擊倒在地,為什麼要對我薄情薄義?」

 

這段詞如果要一句一句來分析探討那真是......對我心靈不太好(苦笑),所以將整段貼了上來。我最喜歡的一句是「就是在這所謂的傷痛中逃避,選擇了放棄才給了我安撫劑。」我喜歡這段詞的節奏,但也是讓人挺傷痛的一句話,一直以來脫線木偶是展現著真實的,他們真實地賣命著想在節目中留下來,他們在此刻也真實地告訴我們他們的軟弱與不甘。〈如果有來生〉本身的氛圍並不是很強烈激情的,但當七個人隨著旋律起舞,陳順像是盛載著八個人的情緒,像是被逼到了絕路一般激動地吶喊著。

 

唉,所以我說我沒辦法常看這段視頻嘛。

 

他們在最後脫下了表演的服裝,穿著他們在練習室的衣服,流著淚唱完最後一段,最後一句是:「就這樣吧。」

是啊,就這樣吧。

 

脫線木偶止步於第三。

 

「自己的希望自己泯滅掉」可說是奶茶在節目裡給人印象深刻的第一個金句,不知為何的寫到現在腦中突然就冒出來了。

最後在個人人氣前八名的公布,對我自己個人就像是一顆彩蛋、一種安慰吧。那個一開始人氣就是硬傷的班級,最後除了奶茶,陳順與龍哥也搶進了最後兩個位子。

 

〈如果有來生〉的現場被我擱在一邊,但人氣班的公布我是看了一次又一次,每一次都仔細地看過脫線木偶每個人的反應,無論是捨不得彼此、衷心的祝福、為其他木偶的成功而歡呼......嗯,「自己的希望自己泯滅掉。」他們為自己灑下了金粉,閃亮閃亮的耀眼奪目。

 

脫線木偶的張揚、真摯,

在嚴冬裡硬狠地綻放了一把。

 

只是可惜春風徐吹,卻這一分別。

 

過了一個月,漸漸習慣著無法合著看這八個人,而是散著每個人各自或小團體的活動,然後互相去對方的微博攪和。

前幾天在奶茶在直播的時候,說要留那種很難回答的問題,我很努力的想了一個問題(但最後沒被選上),我是這麼寫的:

奶老師在奇葩說,八個木偶一二三辯怎麼排?

題目是:「因為遺憾,所以美好,還是因為美好,所以才帶來遺憾?」

 

我自己是回答不出來的。

 

脫線木偶,是美好,也是遺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ruharu 的頭像
haruharu

haruharu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