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用上班了

因為病號haru,摔殘了(汗)

總之在星期天的時候孝女haru帶haru爸出去玩,想說去大自然的環境,就去了某個牧場,然後總之就滑倒了(過程我回想會害怕就不說了)

摔完後先請路人去叫工作人員,因為知道至少脫臼了,後來幾個大漢把我放到高爾夫球車上,到園區門口等救護車, 之後去了鄉下的醫院照出來有骨折,之後轉診回台北內湖三總,然後當晚十點多動手術到半夜,打了鋼釘跟鋼板,接下來開始住院。

因為我現在想起來真的會怕怕,只能說那一晚太精彩了(汗),還有病號haru真的很會忍痛,原本大家都以為我只有脫臼因為沒想到我沒有因為骨折唉唉叫,然後還有從中午事發到晚上七點多進三總急診中間我完全沒打過止痛,終於打了止痛後,醫生說要把我的腳喬回去還是會很痛,但他喬的時候我面不改色(然後他以為是他的藥很厲害),請叫我忍痛女王。

總之我第一次做了半身麻醉的手術(手術中他們還放了psy的歌要不要那麼嗨),之後住了四天的院,麻醉退了那一天簡直人間煉獄(淚),真的是打了止痛都沒用,痛到只能用氣音講話,之後叫所有人都別來看我這樣。

然後昨天辛苦的回家了(朋友背我上了公寓三樓),頭髮在醫院時haru阿姨拿把剪刀直接剪成短髮,之後去醫院理髮那邊用推子嚕成更短,現在正式入住haru媽的主臥(因為離廁所最近,廁所構造也最適合我出入),拿助行器上下床。

大概是這樣吧,我一直吵著說不想工作,終於有不用工作的時候了,想到這個還是心裡有點開心的。

下星期要去回診,希望傷口復原得不錯才能拆線。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