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出來我咬你喔!!!!!

總之昨天再度搭了爬梯機出門透風(哇~~手術後第一次看到雨耶),去了門診拆線,先拆線,就是那個像訂書針的東西一整排的,我之前辜狗都說還好不怎麼痛,結果呢!!!!!(怒)騙我嘛!!!!!!!(淚)

但最受罪的應該是haru媽,因為拆線的那個醫生叫haru媽幫忙壓著我的腳,全程最佳視角看我拆線(默),然後那個感覺就是拔釘書針那個感覺,然後因為很多個,越往下拆越靠近腳底也許是什麼末梢神經的關係,越來越痛,兩條傷口拆得我滿頭大汗(淚)

緊接著haru媽的受罪時間還在繼續(汗),醫生要再打一次石膏(原本我應該不用,因為我有護具,但護具大概四公斤,石膏大概兩公斤多,都是可以拆的,所以在一番考量後請醫生先打上去),然後就要把我的腳扳正(痛的程度就是叫我先深呼吸那種),然後haru媽就被逼著壓著我的腳保持90度(超‧痛),不然醫生說之後走路會腳底不著地,然後打了新的石膏。

然後就去再拍了一次X光,之後回門診跟醫生聊天,醫生表示他很滿意現在ㄠ出來的角度,然後說三個星期後再見。

回家後終於洗了澡,用那個可以套住石膏不碰水的產品(我現在最愛逛的可能就是醫院的藥局了吧),辛苦的坐在椅子上洗澡了。

想說既然醫生那麼滿意石膏的角度的話,那就先用石膏,受不了的時候再換護具,結果昨天晚上有個意外的狀況,我醒著的時候都沒事喔,結果睡著沒多久,小腳趾那邊突然劇痛,各種刺痛,感覺在吶喊說"哥我被壓住了我好不爽啊啊啊啊啊啊"那種感覺,用手按了按之後換個姿態睡沒多久又再來一次,早上再確定一次石膏在小腳趾那邊真的包得挺堅時的(淚),打給三總但石膏室說"那小姐妳現在來一趟好嗎?"...........我怎麼來啊啊啊啊啊啊出門一次要花小朋友啊啊啊啊啊啊(抱頭)

所以大概再過兩天就換護具了吧,然後沒事就要按按腳指確定他沒壞死(汗)

唉我還想著打了新石膏就舒服了結果。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