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有時候只是虛晃的脆弱;沉默,有時候才是最深刻的情話。

難怪歐辰的愛情,在夏沫耳中那麼刺耳,原來是頻率的問題。就像用錄音機想要聽廣播,轉著旋鈕的時候,聽到的都是無意義不悅耳的沙沙聲,但是當你一旦轉到了正確的頻率,聽到了裡面優美的旋律,你會聽到捨不得關掉....
歐辰這個人,除非被逼急了,才願意把他那個沉默裡代表的千言萬語說出來,但是當他一旦說出了口,你會覺得,這個人好陌生、好不像他、好不霸道、好脆弱,就像夏沫無法面對向他下跪的歐辰一樣,因為你突然好像能感受到,他椎心的那種痛,深深的、重重的敲打在你心上,原來他那麼痛,原來他傷那麼重,原來他從來就是個在愛情裡卑微的人。

「因為從一開始就知道,妳是因為家人才跟我在一起的....我是因為害怕哪一天妳不需要
 我的時候,妳就會離開我,所以我才把妳封閉在我的世界裡面。我心裡想,如果妳聽到
 的、看到的只有我,也許....也許妳會漸漸的喜歡上我。」

那麼多年過去了,歐辰竟然還是只想知道,自己究竟有沒有被在乎過,有沒有被愛過。

脫下有錢大少爺的身分,沒有權勢堆砌出的紅地毯,那些被人視為卑劣的手段,也不過像是那條親手做的綠蕾絲一般,只是一個男孩,為了擁有一個女孩的心,所付出的努力,你說他為什麼要用那麼令人不屑的方式,可能只是因為,他根本不會別的方式吧!

歐辰是寂寞的,這個被人們簇擁著成長的孩子,他什麼都有,也什麼都沒有。他用任性的方式在表達他的寂寞,卻沒有人聽得懂。他不想要遊艇,他希望有人擔心他的安危,或甚至唸他個兩句也好,但是沒有人聽得懂,拐彎抹角的期待,卻是得到直接的失望,這是歐辰的人生,也可以說是他注定的命運,一個被重組的人生,有著圓滿的外表,裡面,卻是充滿空洞,裡面,沒有感情,那個不會笑也不會哭的嬰孩,敏感的知道,最深愛他的人,已經離去,但是又必須接受,好像完整的家庭。

所以他總是充滿矛盾的生活著,衝動的想要扒開漂亮的包裝紙,看看裡頭究竟是蜜糖或是毒藥,他做事總是多了一分迂迴,他期待的總是反著的結果,所以很難了解,或是很難被了解;就像他宣布洛熙退出戰旗,明知道夏沫會自動上門,但他到底希望的,是夏沫不要出現,不要為了洛熙出現。在某個程度上,他跟洛熙是相像的,他們老愛用試探的方式,期待著反面的結果,如同洛熙會把夏沫推開,其實又希望夏沫一直纏著他不放一樣。

一個人的電影院,歐辰聽到生日快樂歌,他發著脾氣撇過了頭,又好像有一絲期待的再看一次,沒有夏沫。他說,他只想一個人看電影,結果,他就真的一個人看電影,他拐彎抹角的期待,摸著手上的綠蕾絲,突然打開門的,仍然不是夏沫,又一次直接的失望。
所以在黑暗裡,歐辰默默流著淚,無聲的哭泣著。

憤怒、惱怒,或是一分終於可以報復的得意,可能是他利用與小澄血型相配的身分,引夏沫來找他的動機,但是他仍然期待著反著的結果,他不要夏沫求他,他不要夏沫為了小澄來求他,夏沫為什麼永遠為了別人而出現,為了別人答應自己的要求,為什麼他永遠等不到一個簡單一點的理由,像是「我只是想來見你」一樣的答案。

然後他下一個想問的應該是,為什麼當他應該擁有復仇的快感的時候,卻是那麼的心痛?
夏沫跪在他眼前,這不就是一報還一報的最佳結局,為什麼歐辰反而開始慌亂,當夏沫甚至願意用死來補償的時候,歐辰說的不是「好啊,妳死吧!」或是「妳死也沒用!」這種與一開始盛氣凌人相符的氣話,他說的是─「妳威脅我。」

夏沫的死,不是應該與他無關,何來威脅?原來,歐辰的霸道,只是虛晃的脆弱,他終究在意這個女人,終究敗給這個女人,終究不願意這個女人受到傷害。

「嫁給我,我就把腎給尹澄。」

歐辰退讓了,他一開始那個「就算妳跟我上床我也不會答應妳」的態勢崩解了,或許在別人看來,結婚這個要求是多大的犧牲,但是這是歐辰的退讓、歐辰的卑微、歐辰的愛情。
他沒有辦法看著夏沫痛苦,但他又沒有辦法脫下偽裝住他脆弱敏感的那個強勢的鎧甲,他希望夏沫在他身邊,他需要夏沫在他身邊,如果得不到她的心,先得到她的人吧,就跟以前一樣的卑微─「也許....也許妳會漸漸的喜歡上我。」
只是,他被拒絕了。也或許,夏沫知道,歐辰要的,她給不出來。

但是事情已經在運轉了,歐辰怎麼能鬆手,他就像是藤蔓一樣,開始從房子的地基開始生長,纏裹著外牆,看得出來,他想要再一次營造一個世界,一個夏沫只看得到他的世界。
在宴會中幫夏沫解圍,看似幫助,卻又巧妙的終結了夏沫的希望,他不願意夏沫去尋求別人的協助,因為他要成為夏沫唯一的可能,歐辰仍然蠻橫,他能做的,是堵住所有的窗。

但是他無法控制的,是尹澄的病情,是夏沫的眼淚,他問,跟他結婚難道比死還要難嗎,歐辰是慌張的,有點自責,好像自己逼夏沫逼得太緊,但是又想不出一個好一點的方法;直到看著焦急失神的夏沫,病房裡為了小澄哭泣的夏沫,在小澄面前故作堅強的夏沫....

「我願意,放棄我開出來的條件。」

他又退讓了,退讓到貼著牆壁,無條件的配合,劊子手成為了俘虜,好像在施捨,卻又像是乞求,但是這個時候,夏沫反而選擇了條件,她仍然不願意付出她的真心,他終於說出一個不轉彎的要求,卻仍然得不到真正期待的結果,不過他這次接受了,為了不再讓夏沫受傷,為了不要失去夏沫,他沒說出口的是─

「只要可以跟妳在一起,即使付出我的生命,我也不在乎。」

默默的承受了無償的失去,歐辰緩緩的站起來,因為終於等到機會,終止他人生的悲劇,不再受人控制,打破那種無止盡的寂寞,但其實他所期待的,好像也不過是─有一天,我們一起在書店,找著她要買的書,她對我笑了,讓我幫她提著購物籃,只是這樣。

好像那個沉默又可愛的少爺回來了,觀察著夏沫的一舉一動,他感受得到夏沫的想法,他願意讓夏沫付自己的錢,他知道夏沫還沒買到席斯的《天諭之國》,他怕夏沫因為負面的新聞不開心,他甚至主動提出把婚禮延期,為了夏沫不為小澄手術擔心,為了給夏沫可以真正接受他的時間,他看著夏沫走進醫院的背影,他一直看著夏沫,跟以前一樣。
然後他喜歡默默的做許多事情,像是包下書店的一段時間,像是幫夏沫買到她要的書,他甚至在夏沫仍然答應婚約之後,還是為了她延了期,歐辰一直是這樣的人,夏沫對他好,他會對她好得更多更多;就像那個總是會帶禮物想給女朋友驚喜的少爺,就算她不知道他多努力也無所謂,她高興就好。
看著那個老愛踏入禁區的洛熙,歐辰忍耐著,只是擦了擦夏沫的嘴唇,但也有意無意間表達了他的不開心。

這個沉默的情人,霸道的守護著他的愛情,也默默的付出他的愛情。

就像是一個輪迴一般,轉了一圈,又回到最起初的起點。

從來都知道,妳是因為家人才跟我在一起,想看見妳快樂的笑,但是又恐懼著妳的離開,所以想盡辦法抓著妳不放,我心裡想,如果救活了尹澄,如果一直在妳身邊....

也許....也許妳會漸漸的喜歡上我。

真正的喜歡上我。

 

 

 

 

 

 

 

 

 

 

 

原發表於PTT台劇板  Sun Aug  1 02:59:02 2010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