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的新聞其中一個感覺是─為什麼台灣媒體要關心多少國媒體在關注我們?在這件事上搏得版面是值得高興的事嗎?想表達這件事的"嚴重"為什麼需要透過外國人的雙眼呢?(難不成是怕我們覺得不夠嚴重?!)我們想要表現出我們的弱勢嗎?我們希冀別人同情我們嗎?抑或又是政治層面所謂的"地位的呈現"、"害怕被遺忘" 甚或只是自我膨脹?

以上抱怨完畢。

這件事情太傷感了,一早連忙打電話問高雄的友人的安好,對著電視驚呼著竟然出現了自以為電影裡下水道有大妖怪才會出現的景況,新聞裡每一次的爆炸聲響都震撼著我。

很傷心於這些事的發生,而且是接連的發生。

太傷心了我不講了。

全站熱搜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