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GAL

(雖然我身邊好像大家都看過了還是要說一聲內有雷,並要說我並不是寫好雷)

爸爸在最後一場比賽前一晚給吉塔的話大概是說,妳要出眾人意料地取得勝利,給這個性別歧見深厚的社會裡的女性注入希望。

爸爸在比賽後給冠軍吉塔的話是說,我以妳為榮。

但我卻覺得如此違和,這位從自己私欲─為國家拿下國際金牌,暴力式地破壞女兒原本人生的父親,卻在最後成了大愛的聖人一般的存在。說真的我一直以為他最後該說的話,那個被(這個夢想給煩擾了數年的)眾親友期待已久的話,應該是─「我終於實現了我的夢想。」但這樣的語氣,可能沒辦法成為一部勵志電影的結局吧,因為太過於自私,但反而讓人覺得變得不真實了起來。

電影跟現實不一樣,電影裡那些被誇大的情緒干擾著我的視聽。爸爸因為女兒打一場架而重燃人生希望,開始發瘋似地強硬地扭曲了女兒的人生,究竟有天賦是否就是要走向這樣的未來,或是這位爸爸真的就知道女兒做這件事會比一般的人生快樂,或只是他自己快樂而已;而吉塔僅因為聽了被迫成婚的朋友的嘆息而180度轉變的心態,又過於戲劇化(對啦這的確是戲),對於一個在走進電影院前對印度民情並不熟悉的觀眾,是否可以馬上同理到這當中那些女性的「感同身受」,我必須持保留態度,畢竟我沒有。

至於劇情到後半,那些你差不多都能猜到的劇情(包括吉塔要如何獲勝),因為被包裝於炫麗的效果與精彩的剪接,雖不是出人意料,確是一同暢快。

或許是童年經驗,使我自始對這位父親充滿反感大於好感(到最後雖有洗白但也無法全白),以致於導演與編劇並無法在後面的劇情完全說服我這整個故事的正義或情懷,我有想過他們其實沒有想說服我,有人用批判的角度來看他們也會接受,但是就他們的手法來說感覺不到這個意圖,感覺到的是開始將爸爸神化(透過壞教練與腐敗的體育單位),最後把一切變得「合理」,但真的是合理嗎?如同前面說的,當爸爸說出那些不像是他的「真實」台詞的話的時候,那種強烈的違和感縈繞在我腦子裡。

我想終究爸爸是完成了夢想,私欲得逞,至於那聽到國歌時的激動,國旗升起的成就感,對國家的情操,是附帶在其中的一部分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ruharu 的頭像
haruharu

haruharu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