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談立場
只是借學長之名抒發心情罷了

學長的空白日記

  

2003.4.30

小雙

妳知道索馬利亞嗎

妳有沒有聽到
我站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
呼喊妳的名字的聲音

今天我終於下了床
天空還是藍色的
我還在呼吸
這些日子的唯一改變
只有腳可以動了

但也沒有改變
我已經失去妳的事實


當橘紅色的那一抹最後的光亮消逝在地平線
在夜幕低垂的非洲草原上
我很想告訴妳這是個怎麼樣難以言喻的景色
美到讓人可以一瞬間失了魂
但是我的手在發抖
遲遲按不下快門
我不想去想為什麼
我只是像是醉倒一般地躺臥在無止境的大草原

滿天的星斗
好像沒有我想像中絢麗
我也沒有我想像中的興奮
我們只是靜靜凝望著彼此
我開始希望我就沉沉地睡去
不要再醒來
因為我在那些閃爍的亮點中
找不到一顆
可以取代妳眼神中散發的光芒

 

我拍了一張照片
叫做Reborn
紀念著我甦醒的那一刻

沒想到下一秒
我打開了一個信封

Reborn
竟也紀念著
我的心死亡的那一刻

所以我竟再也按不下快門
一直到現在


我想
我傷透了妳的心
也埋葬了我的心

然後 妳放棄我了
我也放棄我了


對不起

 

 

 


2003.5.4

小雙

索馬利亞不常下雨
應該說非常不常下雨
但昨夜下了一場不算大的雨
清晨時
我看見在原本幾乎乾涸的大地上
冒出了一朵一朵亮橘、亮黃色的小花
這邊的人叫她「沙漠之花」
那種專屬於這種惡劣環境下的美麗奇蹟
我突然感到心中一陣鼓譟

神父前兩天問過我
願不願意走進戰區
紀錄真實的戰爭
我當時只是笑笑
沒有告訴他
其實我根本沒有拿起相機的勇氣
透過觀景窗展現的世界
已經失去了最重要的焦點

一直到這場雨
這片花海
我好像被點醒了什麼
如果我必須這樣行屍走肉一般的活一輩子
還不如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

至少
讓我好像有意義的活著


我拿起相機
按下快門
那些花朵燦爛得讓我瞇起了眼

我答應了神父
明天啟程

 

小雙
我將戒指掛在我的胸前
雖然我知道妳不會為我祈禱
但可否讓我自私的認為

 

妳會陪我

 

 

 

2004.8.1

小雙
在戰區看見的世界
真的不一樣

上一秒母親還抱著孩子
下一秒軍政府被攻陷

上一秒的天倫之樂
下一秒的流離失所

我不知道我按快門的速度
能不能趕上這個瞬息萬變的世界

 

如果硬說失去妳以後
我最大的收穫

應該就是不怕死吧


現在
只要值得紀錄
我都有興趣

 

 

不過有時候在伴隨著野獸走動嘶叫的荒涼黑夜

我還是祈禱著

 


北極熊 泡麵 單無雙

 

 

 


2005.7.9

小雙

納米比亞沙漠
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廣大
大得讓我深深地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我架起腳架
盤腿坐在沙漠中
為自己拍了一張自拍像

在那十秒的等待時刻
妳就像是海市蜃樓一般出現在我眼前
我卻動不了
只能呆呆地望著妳

十秒過去
我還是坐在那裡
直到眼睛被風吹進了沙粒而閉上眼
當我再睜開眼睛
妳消失了

然後我哭了
眼淚一滴滴到沙上
又一滴滴被蒸發
最後
什麼痕跡都沒有

 

我知道

剛才看到的

是我回不去的地方

 

 

 

 

2006.1.31

小雙

現在
我在倫敦
我真的在歐洲

可笑吧
三年前說的謊
現在我才真正站在這個飄著雪的古城

我這兩天握了無數雙手
回答了無數個故事的源起
有一個人
笑著走過來拍拍我的背
他是神父
他只是微笑著
什麼都沒有說
我猜
他了解

Leslie或許將會成為一位傑出的攝影師
但宋允浩呢

我不想去想

 

因為我今天握過的手

沒有一雙

能像和妳一起在帳篷裡兩個人凍得發慌的時候
隔著手套握住的那雙手

一樣溫暖
感受得到妳的心跳

 

 

 

2007.7.11

小雙

這是我這幾年來
不知道第幾次在醒來的時候
懷疑著自己是否還活著

七月
不是一個適合在非洲草原上工作的月份
灼熱的豔陽刺著我的皮膚
草被風吹出一陣陣的熱浪
而在汗水幾乎要讓我睜不開眼的時候
我按下快門

下一秒
那隻懷孕的母獅子撲向我

然後是劇痛
然後是失去知覺

 

當我醒來
知道我又從鬼門關走回來的時候


我的眼前浮現的竟然是

愛的詩篇
以及妳的笑臉


所以我不禁親吻了那個失去主人的戒指


雖然是繼續痛苦的活著

但因為能跟妳活在同一片天空下


值得

 

 

 

2008.6.2

小雙

我的人生
沒有妳以後
取而代之的是
南極零下四十度的低溫
沙漠會把卡車捲起來的沙塵暴
還有槍林彈雨
以及那如鐵銹的血腥味

然後今天
是一隻鱷魚

被吃進去
又被吐出來

現在想想
這個離奇的過程竟讓我不禁發笑
好像虎克船長的故事一樣
我該慶幸
牠是吞了我
而不是先咬斷我的手


我突然想起了幾年前的那一幕
我開了妳一個玩笑
我說
教授拜託我來當妳的道德指導員
然後
妳就如同我想像的
輕易就上當了


我又突然在想
如果
如果
如果
我現在回到台灣
我說
我離開
是因為被鱷魚吞進肚裡
過了好久才再被吐出來
所以我沒辦法赴約
妳會上當嗎

 

 

我猜不會
因為沒有任何一個理由或藉口
就算是真相
也不能說服我自己

我猜
也騙不了現在的妳

 

 


宋允浩

 

你活該

 

 

 

 

 

原發表於PTT台劇板  Wed Apr  1 00:44:19 2009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