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

  
「妳好久好久...沒有叫我瑾了...」

   

 

為什麼非得到生死關頭
才捨得扯下面具 拆掉保護罩

丟棄那個放不下的自尊
忘記那個矜持不坦率的彆扭

周公瑾願意為小倩而幫曹操求一線生機
喬小倩願意不帶任何掩飾的慌張的擔心的看著瑾

他害怕她受傷 她害怕他送命

「你放開我啦!你流血了,你這樣子會死掉!」
「我不喜歡妳哭,等妳不哭了,我再放手。」

她掙扎 為了不要再讓他受傷
他緊抱 為了不要再讓她哭泣

行事作風天差地遠的人
卻都只是為了那個單單的喜歡

純粹的愛

周瑜背負著太多江東的包袱
雖然讓他做某些事通行無阻 這也成為他一直以為能給小喬最好的堡壘
卻也是那個最難跨越的楚河漢界 跟小喬之間最深的鴻溝

但就在那個"格殺勿論"的威脅聲中
看清了自己打從起初最微小的願望

只要小倩平安快樂 什麼都好

所以他放棄了所謂「美好的未來」
願意在敵人面前下跪懇求
成為江東父老眼中說不定是個「叛徒」的角色
但又是保有孫權眼中的「愚忠」
被打死也不能朝二少爺反擊
因為這不都是自找的

誰叫我愛上這個女孩

幫他找來那麼多越線的麻煩事
幫他找來那麼多心酸又心痛的無奈
卻又不得不臣服於她的一滴淚她的一個微笑

而那雙不願意放開的手
到倒下前那一抹終於安心的微笑

實在不由得想說
周公瑾你真的是個大傻蛋
連玩命都要耍帥
不願意給心愛的女人看到狼狽的模樣

但我猜
你還是覺得值得吧
一次一次出手 一次一次受傷 一次一次搏命
讓她不受傷 讓她不再哭 讓她對自己笑

為的不過就是


「我好像,又更靠近妳一點了。」

 

真的很值得不是

小喬呢
一直在逃離過去陰影卻又活在過去陰影的小倩
莽撞粗魯又不經大腦
闖不出無可救藥孽緣的迷宮
但感覺又像是明知道有一條正確的路
卻仍頻頻地回頭看
看看有沒有那個曾經在舞台下對自己微笑的身影

每一次說放棄 卻也每一次都沉溺

別人看是傻傻放不下的老戲碼重覆上演
只是有人心疼她的執迷不悟
有人則是喜歡她的無可救藥(像我)

她就是讓人討厭不起來
所以能怎麼辦
任她愛對誰好 任她發脾氣 任她心裡只有東漢書院跟貂蟬
任她一時的口無遮攔 任她每每的「我也想要幫忙」
任她藏在開朗的無敵青春美少女的表象底下的哀傷

等她願意自己走出她的小閣樓

但誰又希望是在暴風雨來臨時
屋頂被掀開了
才不得不離開自以為安全的小天地

被現實逼迫著成長
長得很快
卻又痛徹心扉

脫口而出的他的名字
不容許掙脫的擁抱
他嘴角流下的血
上次對董卓 他可以反抗
這次對孫權 他放棄抵抗


或許

他會死

他會因為我而死


過去那些事事非非有什麼重要
這個自以為是的大男人
這個不了解我的大男人

他聽懂我的話 他保護我 也保護會長

更重要的是
深藏在心底堆滿灰塵的收音機
按下播放鍵
還是放著那一首〈我的天〉

因為我愛他 所以我不要他死

「我要救瑾。」

雖然心裡還有一堆難以解釋的理由藉口
但那股擔心慌張害怕失去的情感
用一種鮮紅色的型式傳達給你


「跟你在一起。」

兩人間路燈下的散步
是那麼久的大吵大鬧大哭大失血後
難得有的安靜的時光

不經意碰觸的雙手
相視的眼神
他毫不考慮的牽起她的手
她彆彆扭扭的找機會掙脫
他又只是微微一笑跟在她後頭

細微的小動作
記錄著兩個人那種綿花糖式的甜蜜

她還是會沒有自信
她還是會慌亂撇清他
但他終究還是會讀倩術
而且背後有那麼強大的把妹團

如果自己出錢
她一定又是客套推到底
沒抽中她又會說「你看,我就是沒那麼幸運!」

那為什麼不幫她編一個美麗的夢
一個許願就能成真的夢

「相信我嘛!」

她半信半疑的閉上雙眼
他唱著那首只為她而唱的歌
她笑著因為他故意的神情
他笑著因為她不知道接下來的驚喜

其實到這裡就好了 她已經開心了

但這怎麼行
躲在旁邊拿著烤鴨的阿蒙
沒買票就讓他看好戲
不讓他做點事怎麼行

她的心願一定會實現
別忘了

「我從來就不騙妳!」

她終於帶著自信把手伸進箱中
卻又一絲擔心的看著他
他笑著點點頭

誰知道那唯一的紅球

竟換得她那麼大的開心
好久沒看見她那麼興奮的神情
突然的一摟更讓他自己都掩不住笑意

一萬鏂算什麼

只要小倩高興
什麼都好
因為大難之後
才知道


「我想要把妳的事情
擺在比我生命更前面的位置」


終於願意牽起的手
就像綿花糖一樣
綿綿黏黏又甜得要命
但卻又愛不釋手 


小倩
許個小心願吧
那唯一一顆紅球
永遠都會在妳手中

因為
我要妳當全世界最幸運的女孩

 

 

原發表於PTT台劇板 Sat Dec 12 22:44:01 200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ruharu 的頭像
haruharu

haruharu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