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有天我們會變老
老得可能都模糊了眼睛
但是我要寫出人間最美麗的歌
送給你

路遙遠
我們一起走
我要飛翔在你每個彩色的夢中
對你說我愛你

 截自陳昇〈不再讓你孤單〉

周公瑾與喬小倩
讓我作了一場
彩色的夢

如果說因為傳染病肆虐、曹家軍又虎視眈眈
內憂外患讓孫家二少爺心力交瘁累壞了
身為孫家重臣的強辯團應該也不好過
特別是與孫校長「目標一致」的周會長
滿桌子的文件、疫情報告、勘災行程
有多少事情等著周瑜發落
有多少事情等著周瑜去跟二少爺回報
有多少事情等著周瑜在二少爺提起前先想好對策
他可是人稱「外事不決問周瑜」啊!
這時候的周瑜
怎麼可以為了兒女私情分心呢?
理智的分析曹操來江東的理由
平靜的說著

「我相信小倩,也相信自己,我和小倩的感情,絕不會因為曹操而動搖的。」

只是看著再度進入工作狀態的周瑜
怎麼感受到一絲的落寞
想見就見吧
看似瀟灑卻又無奈的口氣
好像回到我們一度熟悉的工作狂周會長

不過言猶在耳
周公瑾竟然已身在樹叢旁

讓人不自禁的笑了
周會長又跟寧蒙說了什麼藉口跑出來跟監
甘寧是不是又望著他的背影微笑
阿蒙是不是又丈二金剛的說「你笑什麼?」

周瑜其實不用掩飾的不是嗎
但除去好面子的理由
或許這也是周瑜應該要做的事情
永遠表現出比部下更認真公務工作至上
這才是一個好領導該做的事情
即便他的心情
他們都心知肚明

但偷窺又能確保什麼
周公瑾看見小倩的笑跟曹操的再告白
那一抹「拎杯就北宋!!」的樣子
只能說
周公瑾我很挺你但我還是不爭氣的笑了XD

不過躲著生悶氣已經很慘了
再被戳破更是沒面子
周會長戴上他閃亮殺人的微笑走上擂台
戰鬥力再次飆上新高
這次醋罈子不知道被打翻多少
三氣周瑜的
在終三裡其實應該指的是曹操吧 (而且好像不只氣三氣XD)

更氣的是
那個「曾經和小喬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男人」
對於「只要是小倩的事我都很計較」的周公瑾而言
應該足以讓有雷有雷有雷地狂爆三次吧

氣頭上的周公瑾
慌張的喬小倩
熱衷戳人樂趣的曹丞相

雖然老說可愛說到都爛了
但真的是傻傻的可愛
無可救藥的喜歡
莽莽撞撞的甜蜜

喬小倩忙亂的解釋
越解釋越不清
越解釋越著急

害怕瑾生氣
擔心瑾誤會
這也太難解釋了
但還是要解釋啊

周公瑾的怒氣
卻就在這個完全聽不懂的解釋中消散了
因為小倩就是這樣
當她那麼急於解釋事情的時候
其實直譯過來是
「我很在乎你,所以我不希望你誤會。」

她絞盡腦汁的模樣
不就是最好的解答

管他脩是誰
那已經不是第一順位的事情

捧住小倩臉頰的
周公瑾的雙手

小倩她可以做得很好
她可以把事情講清楚
她只是少了一分自信多了一分慌亂
他知道她可以

「小倩,妳不要急,慢慢說。」
神奇的魔法咒語奏了效
平靜下來的小倩
凝望的是瑾帶著信任的眼眸
安心的點點頭
她知道她可以

什麼是相信
原來不是忙著公務又牽腸掛肚的身影
只是現在為了安撫小倩的掌心的熱度
不過周公瑾就是可愛在計較個不停
才會更確定自己跟小倩還是很值得信任
而且偶爾還會得到一點甜頭

也是因為這一幕
才能讓曹操完全放心吧
那個曾經自大自以為是不把小喬小心呵護的周瑜
好像已經真的有所改變了
當初自己的選擇
沒有錯誤

輕輕說聲我愛妳
不再召喚獸

未來呢
他不再是曹會長
他是頂天立地的曹丞相
他會有霸業
他會是人人敬佩的領袖

而他的初戀
成為劃上了休止符的樂譜
靜靜的躺在古董鋼琴的旁邊

再也不會彈奏的曲子

下一個待解的難題
卻又回歸到最起點的岔路
那永遠無解的東漢與江東

擔心失去同伴的信任
她是那麼害怕別人守著秘密不告訴她的女孩
雖然這不過就是個自找麻煩式的煩惱
但是卻也道出了小喬的不安全感

她是那麼直率單純的人
為什麼老是會有分邊站的選擇題
為什麼老是要在兩邊中掙扎
為什麼老是要小心翼翼去顧此又顧彼

她很擔心他們去跟孫堅大戰的安危
她也很想要去幫忙
她很想要跟大家一起把阿香救回來

那種團體的歸屬感
是小喬的寄託
她理當也應當投身其中

但是
如果她去了
那瑾呢?

已經被公事弄得焦頭爛額的瑾
連頂頭上司都不知為何的發脾氣
如果她去了
那瑾呢?

面對的是瑾賣命的江東總校長
如果她去了
那瑾呢?

很有可能是一場浴血的硬仗
如果她去了
那瑾呢?

這可能是那麼長久以來
小倩最令瑾安慰的一個念頭
在那個常常失衡的天平上
漸漸體會到上升的安心感

小倩是那樣的在乎瑾
在乎到寧可讓自己遺憾擔憂
瑾是那樣的在乎小倩
在乎到他怎麼可以讓她後悔

再一次
陪妳走上戰場

再一次
在妳最無助的時候
有我會站在妳前面抵擋

如果再一次
我因為保護妳而受傷
就算妳哭
我也一樣不會放手

我會緊緊抱著妳

因為這是我們兩個人的事
我不能不考慮妳

所以瑾早就準備好了不是嗎?
給小倩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讓她不那麼愧疚

而瑾的內心裡
也應該是如此思考著
如果一定要用戰爭去換取和平
為了小倩
為了總長
為了江東
為了天下
為了未來

荒唐就荒唐吧!
反正從他喜歡上她的那一刻開始
他做過太多不符合周瑜的荒唐事了

無可救藥的聰明
聽出她內心裡想說但說不出口的話
無可救藥的聰明
願意為了她再傻一次

  

「瑾,我有沒有告訴過你,你無可救藥的聰明,開始讓我覺得很安心、很溫暖。」

 「我有一輩子的時間,聽妳慢慢說。」

 

  


我不再讓你孤單 我的風霜你的單純
我不再讓你孤單 一起走到地老天荒
我不再讓你孤單 我的瘋狂你的天真
我不再讓你孤單 一起走到地老天荒

路遙遠路遙遠
我不再讓你孤單

截自陳昇〈不再讓你孤單〉

 

 

 

 

 

原發表於PTT台劇板  Sat Feb 20 22:13:01 2010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