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都是看戲的傻子
也不都是努力捍衛自己愛情的瘋子
就像十字軍東征代表的意義一樣兩極化
你是侵略者
我是未感化的蠻夷
不過對於電視前慵懶只是要取得一點生活樂趣的觀眾
或許只是選擇的問題

你選擇草莓
我選擇學長
就這麼簡單
所以你可能為草莓心疼
但我感受不到
就像我為學長哭的時候
你可能正在為那段劇情大聲叫好一樣

 

去說服別人改變心意
在看電視這種事上沒什麼意義

 

anyway鋪了那麼長的前言
下面一樣只是借學長之名的心情抒發罷了

********************************************


2009.1.14

小雙

我離開了妳家
現在陪我度過這個夜晚的
只剩一杯無味的紅酒

六年過得好快
現在一瞬閃過腦海
快得讓我幾乎忘記了曾經的悲傷

但從昨天開始
時針像是被銬著腳鐐的囚犯
一小步 一小步 一小步
沉重地走著
慢得讓我心痛

要忍受妳再多跟他住一晚
我恨不得像是獄卒一般推時間這個囚犯一把

無法陪妳一起搬家
我卻也不能叫我的員工自己處理那個鮮血如注的狀態

過了十二點 我在妳家門口 妳不在家
我想過千百個可能性

直到...

 

看見你們

 

我不知道

那是憤怒的怒吼或是心碎的聲響
不停地在我心中搖晃

 

小雙

我會生氣
我會嫉妒
我...


我只是想看見妳的笑容

但是妳把笑容給了他
即便妳叫我放心
我還是放不下心

 

 

妳記得我們一起看的片子嗎

新天堂樂園

那一天妳烤了吐司
抹上奶油
妳躺在我懷中
我們靜靜地看著這部片

裡面講的那個故事
我到現在還是記憶猶新


一個侍衛
愛上了高不可攀的公主
他鼓足了勇氣跟公主告白

公主說
「只要你願意在我的窗下站一百天,你的誠意就會打動我。」

所以侍衛就站在那兒

一天
兩天
三天...

不畏風雨
他就站著
幾乎都不成人形了
他還是站著

但是
到了第九十九天
只差一天

他走了

頭也不回的走了


看完的時候
妳有點對於這種半途而廢的故事感到不以為然
當時的我
也一直以為
我一定是那個可以撐到一百天接受答案的勇敢侍衛

但到剛剛
我終於徹底了解
那個侍衛的離去
帶著什麼樣的心情

 

如果一百天到了
公主毀約了呢

 

 

妳在浴室
水聲嘩啦嘩啦地響
隔壁不斷出現惱人的叫罵聲

我的心
卻安靜得不得了

我聽見一聲聲崩壞的聲音
就像圖釘落在地上一樣
微弱地不想讓人發現
但我卻聽得好清楚

 

所以我起身走了
像是逃避什麼一樣

 

 

小雙

我不怕被別人質疑
我不怕被別人挑釁
我有自信
我是世界上最愛妳的那個人

但我又好像是個再脆弱不過的膽小鬼
那個不屬於我的笑容
那個不再因為我而閃閃發亮的眼神
那個不自然的尷尬感

我不敢說出來

但是

我真的怕妳離開

 

 


北極熊 是個遠大的夢想
泡麵 是個微小的夢想


單無雙

一個平凡幸福的夢想
一個曾經破碎的夢想
一個好像可以再次實現的夢想


我好怕

這個夢想


再次遙不可及

 

 


小雙

讓我們重新再來一遍

好嗎

 

 

 

 

原發表於PTT台劇板  Mon Apr  6 21:33:13 2009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