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你嗎

還是


.........

 

周瑜跟小喬是那麼的不像
思考模式不像 處事態度不像 愛情觀不像 什麼都不像
但周瑜跟小喬又是那麼的相像
心事放肚裡像 逞強裝沒事像 還是放不下像 什麼都像

他們就像是把心裡那散落一地的碎片
一片片撿拾起來捨不得丟掉
放進寶盒裡任它們匡噹匡噹撞出聲響
但是又怕著聽到那個聲音
索性把寶盒推進了衣櫃的最底層
再蓋上一層一層的衣物
把抽屜關上
好像寶盒不存在一樣

他們放起了大聲的音樂
笑著跳著
把所有可以做的事拿出來做
企圖忘記這件不該記起來的秘密

但那個聲音

卻越來越大聲

越來越清晰

一次一次 匡噹 匡噹

周瑜把情緒掏空
放進了滿滿的校務跟那還在思考中的第八百二十二個計策
卻無法抵擋莫名其妙的喬倩關鍵字入侵跟潛意識發明的去死去死閃光彈
無法抵抗那個晚上小倩說的話
無法抵抗小倩竟然握住了曹操的手

他的世界退化了
不在乎吃喝睡覺 也不吃喝睡覺
忘記了外套的正反面 像是忘記了原本的自己

想要逃離現在
躲進一個只有美好回憶的地方

所以無意卻又有意間坐在那個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妳的地方。」

被思念包裹起來

企圖忘記
「小倩,妳不想再見到我了。」

小喬把情緒全部藏起來
只有一個人的時候才敢皺起眉頭
就算是最親愛的姊姊
也無法將心裡那種複雜糾結的心情說出來

被重傷害被背叛
只能再傷害回去
背叛回去

終於選擇分手獨自療傷
卻又不知為何的
為自己的決定後悔著

聽到他的消息會不自覺的注意聽
聽到他做的事會不自覺的串進自己的思維開始解讀

他為什麼要又要害我的朋友
幫孫家奪天下到底是重要在哪裡

或是
「我對於他究竟是......?」

我們該慶幸喬小倩跟阿蒙在某個程度很像
粗魯 莽撞 不經大腦 (對!阿蒙我在說你)
所以平常搞得定阿蒙的甘寧
要讓小喬自願去找副會長也沒什麼難
而且單純如小喬
怎麼可能發現這不過就是個激將法?

「我要去打他、罵他、揍他!」

這麼簡單的一個念頭
不光只是為朋友為義氣為東漢書院的氣憤
也是為了自己

再度走進了好不容易看到出口的迷宮
尋找著他的身影

而那個已經半壞掉狀態的周瑜
一直待在迷宮的中心
發現幻覺破滅的那一刻
只是無奈的低下頭繼續工作
任自己繼續毀壞

當滿腔怒火的喬小倩對上爆肝熊貓眼的周公瑾

「既然你這麼喜歡害人的話,那你乾脆來害我好啦!」
「不可能。」
「與其讓你一直傷害我身邊的朋友,我寧可讓你自己來傷害我!」
「小倩,我說過,不可能。」

被恨包裹的愛的問句
被恨傷害的愛的答案

然後周瑜低下頭不再說話
讓小喬更加氣憤填膺

好像曾經出現過的某一幕情景
周瑜對於解釋不通的事保持沉默 但其實他那麼愛她
小喬對於問不出來的事擅自解讀 但其實她那麼愛他

無奈充斥在充滿回憶的地方
如同盤旋的禿鷹
等待著下一個因饑餓而倒下的死亡
盯著兩個無法在愛情世界得到飽足的靈魂

但無奈卻也制止了周公瑾的自我毀滅
被打、被揍、被罵、被誤會、被傷害
這些究竟算得了什麼

被掏空的心
又被小倩的喜怒哀樂充滿

她在這裡
不是幻覺

那個不將弱點展現給任何人的周公瑾
沒有防備的
閉上雙眼

好久沒有的安眠
因為小倩在這裡

因為小倩在這裡

因為小倩在這裡


而怒不可遏的喬小倩
滿腦子的問號跟脾氣
卻也因為擔心而煙消雲散

藏起來的心情
又被瑾給挖出來

這應該就是喬小倩讓人又氣又愛的地方
不經大腦的脫口而出
但說完之後
剩下的東西才最真實

在恨的後面接的
連心裡OS都不敢說出來的詞彙
應該才是她希冀的答案

想放著他不管
但才走兩步

卻又心疼他
捨不得他

他如果著涼了怎麼辦?
就把他放在這裡好嗎?
他幹嘛這麼愛工作?

一個受不了自己的表情
但又轉身回去
細心為他蓋上外套
叨唸著他的不照顧自己
然後任由他的頭枕在自己的肩上

兩個最會隱藏自己的人
此刻卻又是最赤裸的

不需要戒備的安穩鼻息
不需要再去研究江東伙食兵送曹操便當變難吃怎麼辦

拿他沒辦法的無可奈何
卻又忍不住望了他的睡臉
他已經那麼久沒有好好睡一覺了
一閃即逝
淡淡的一笑

就讓他睡一會兒好了
一下就好了
反正之後我們還是分道揚鑣

那個一直被寵溺的喬小倩
不經意的也在寵溺著瑾

在一個晴朗的午後
沒有人會發現的
就連瑾跟小倩都不知道

匡噹 匡噹

細微的聲響漸漸微弱
思念開始將碎片排列起來
而那無可救藥的愛情
正努力的

將幸福一片一片黏回來

等待寶盒再被打開

--

我又想到棉花糖了

好黏

好甜

 

 

原發表於PTT台劇板 Sat Dec 26 18:01:03 2009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