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溫暖的名詞
是甜蜜的形容詞
是幸福的連接詞
卻是複雜的動詞

會笑 會哭
會相信 會絕望
會安心 會擔心
會期待 會失落
會寬容 會嚴厲
會了解 會疑惑
會坦白 會隱藏

周瑜跟小喬
一直在這些複雜的動詞裡打轉兒
還是脫不了「愛」

戀愛中的人如果急於曝露自己的優點則顯得浮誇
不過誰喜歡在戀愛中讓對方幻滅又失望

周瑜卻又是在愛情中特殊的人
一開始他給了小喬美麗的外包裝
他有才氣 會討女生歡心 有個專業級的把妹團
其實他的內在也同樣優質
但他卻突然停下了表達自己好的那一面的動作
就像拆到一半的糖果
還沒嚐一口就放著不管
好可惜

買了大把餐券不說
找到小瑾不說
正在找貂蟬不說
讓人有種「你是為善不欲人知的慈善家嗎?」的錯覺

配上他在愛情中一直居弱勢的江東副會長身分
負面的形象沒有正向的力量去抵消
加上小喬一而再再而三的自我解讀
能支撐這段感情的竟然反過來是小喬「無可救藥的自虐」

但周瑜卻又是因為這樣莫名其妙的被動
每每當小喬發現他的真心
又讓人覺得可愛
就算是繼續聽他撒謊
卻都還是忍不住想微笑

他其實可以為愛的人而做出任何不符合他原本的自己的事情
他可以每天每夜的守在同一個地方等待小瑾而不是直接強行帶走
他可以拋棄尊嚴向人下跪甚至受胯下之辱
他可以在江東大業的重任中還跑去上危機百科研究怎麼養狗而且找時間遛狗

為什麼老是隱瞞著不說
或許就像他透過小瑾回答問題時說的一樣

「小瑾,為什麼你回來了,可是卻一直沒告訴我呢?」
「因為小瑾覺得牠在這裡,總有一天,會被該發現的人發現的。」

周公瑾的愛情很霸道
霸道的想要把自以為的幸福全部給小喬
卻也霸道的隱藏著自己
等待著小喬真正發覺的時刻

周瑜期待的幸福
或許就是一種極其平淡的愛情

老奶奶每晚都把外套放在老爺爺床邊
讓老爺爺一早起床就可以穿著不會著涼

老爺爺以前在職場上叱吒風雲當主管
但退休後卻每天跟著老奶奶去市場殺價幫忙提菜

老爺爺有天買了一條珍珠項鍊給老奶奶
老奶奶開心得樂不可支
老爺爺卻只說:「啊這是朋友兒子開銀樓總要捧個場嘛」

就跟
「有一天,小瑾突然自己跑回來了。」一樣

不想告訴妳實情
不需要告訴妳實情
妳不需要這種對我的感動
因為我在乎的只有妳開心不開心
而不是我為了這件事做了多少努力

不需要誇耀自己做了什麼
但是對方可以很自然的感受到自己的愛

只是我們的周公瑾進展一直太快
直接躍過璀璨的愛情進入扶持的安定
讓小喬追得好辛苦
他自己也過得好辛苦

對他而言滅東漢一直都是正大光明因為這是他該做的
反而其他這些優良事蹟都是不能說的秘密

也難怪就算查了危機百科
也不知道怎麼樣讓小喬不生氣
無可救藥的聰明
就真的是因為想太多
不知道那些不願意說的事情
每一個都是愛情靈藥
每次小喬一服用其實都立即見效

這個愛情中的笨蛋
一直到現在還是又笨又可愛

當自己刻意隱瞞的秘密一個個被戳破之後
周公瑾會不會發覺自己的固執帶來的麻煩而選擇改變
還是又因為難為情而更裝成大男人甚至斥責寧蒙多嘴
我猜依舊是後者

在某個角度
周瑜的愛是霸道讓人喘不過氣
在某個角度
周公瑾的愛又是無邊界的開闊
不管小倩在多遠
他都任她盡情奔跑

他一直只要小倩平安快樂
至於要不要在他身邊這個選項
現在對他來說好像變成問券贈品欄可勾可不勾

雖然仍舊期待著不用說出口就能懂的愛情
期待著小倩跑一跑回眸的一笑

老奶奶會戴著珍珠項鍊偷偷跟孫子說
「你爺爺只是害羞啦!」

而在這個無限迴圈繼續進行著的同時
滅荊州分校的計謀也持續著
可想而知又是跟摧毀東漢書院一樣的小喬的大地雷
這次被知道說不定不只可以爆三次
香蕉都可以收一卡車了

周公瑾卻還是選擇最不討喜的決定
「那就讓她不原諒我吧!」
「為了江東的大業,這點犧牲,不算什麼。」

嘴巴上講這樣
不過誰都看得出來他皺起來的眉頭帶出的心痛
難道又要再一次
忍受她生氣的神情
忍受她轉頭離去
忍受她氣憤的質問

但是他還是選擇去等待一個不怎麼可能的信任
「這一次,小倩,妳會了解的,是嗎?。」

讓看倌們不禁莞爾「你真的是傻子啊周公瑾!」

「不可以!不可以!周瑜他不可以!
他不可以鑽人家的胯下!
就算是為了小瑾,他也不可以這麼做!
我不要看了!我不要看了啦!」

小喬也很霸道的不是?
她心目中的周瑜
永遠是那個「除了不了解我以外無可救藥的聰明」
他應該是英姿煥發的騎士
永遠挺直腰桿子來守護著公主

但是就跟周瑜無法忍受她哭一樣
她也無法忍受周瑜受任何的傷害

所以她每次碰到周瑜為了她捨棄自己
她總是哭得最傷心的一個
就跟「你放開我啦!」那個時候一樣
周瑜聽懂她的話去救她跟會長
周瑜聽懂她的話去把小瑾當家人一樣保護

但是周瑜因為聽懂她的話而受傷害

她霸道的希望周瑜放下身段聆聽自己
卻承受不住他真正降格的卑微樣子

像是受守護的公主
但是看到滿身傷的騎士又禁不住自責

那些電影裡的超級英雄
在撕下面具前
不知道他是誰的女主角總覺得不可一世
在遇到危險的時候大喊著英雄的名字
但當他們回歸凡人坦誠相對
自己又被壞蛋抓去
她真的希望自己這個餌能把英雄引來?
難道她真的在看到英雄來的時候會說
「你終於來救我了!!」

喬小倩的愛情比周公瑾難一點
周公瑾一直都是目標明確只是方法錯誤
而喬小倩的則是口非心是
不想拿又放不掉
希望被愛卻又其實渴望愛人

她帶著對愛情的嚴苛
但是又不是那麼有原則

她嚴格的檢視周公瑾在她眼裡做錯的每件事
卻又會在想要大發脾氣的時候反而給瑾蓋上外套
然後給自己編一個「我其實沒有要對他好,只是...」的理由
下一次再繼續嚴格的打量周公瑾的一言一行

但就如同甘寧說的
這樣的嚴苛
為什麼要用在最在乎的人

雖然就是因為在乎才有期待
有期待才會嚴苛
但是因為嚴苛
才會帶來失望

難道有一天周公瑾必須說
「留下來,或者我跟妳走。」
才是小倩口中要的愛情
還是說不定又是讓自己覺得「瑾不可以這樣」的難過開始

也難怪周公瑾什麼都不願意說
說了小倩說不定會更難過
覺得「你幹嘛為了我受這些傷?」

反而是不自覺地走到了周宅
想說「我幹嘛來?」卻又忍不住往裡面看
明知道周公瑾又在騙人卻又開心得臉紅心跳
雖然搞不懂為什麼他老是不說
但好像曾經發生的事都一筆勾消

兩個人就像一直在玩躲貓貓一樣
小倩每次發現瑾躲藏的地方 [1;30m(通常是有人指點她) [m
她都先從遠遠的地方笑著看了好一會兒
享受了這個時刻只屬於自己的瑾的模樣
然後再偷偷地繞到他的身後拍他一下
「我找到你了!」
瑾對自己被找到有一點小喪氣
但又因為被小倩找到而開心
他等了好久

而小倩也不會戳破他隱藏的等待

雖然「剛好經過這裡」的理由很假
也看不出來周瑜是真相信還是看穿她
雖然「突然跑回來了」的藉口早就被知道
但他們就像玩玩遊戲後坐在一起吃棉花糖看天空的兩小無猜

透過小瑾之間的對話
細數著彼此的情感
會想問「為什麼不告訴我?」
會想關心「你好像瘦一點了,有沒有好好休息,好好吃飯?」
會想告訴她養周小瑾真是人生一大難事
會想趁她肯看著自己說話的時候
找到不讓她生氣的辦法

以前小瑾是她的寶貝
現在最懂小瑾的人是他
兩個人共同擁有的現在還是在
而且比以前更多

愛人有時候要受一些委屈
但被愛的那一方能跨越不了解與自責而感受到單純的愛的內容
才能建立一個不會受傷的相愛模式

至於那個周瑜在尋找貂蟬的訊息
對小喬來說應該又是一個大震撼彈
「他為什麼要大費周章去找她?」

如果按照她經常的話聽一半就解讀的個性
說不定會變成
「你一定又在打東漢什麼鬼主意!」

但也如果她是有這次好好的把甘寧的問話聽完
她的心裡應該是
「周公瑾你又想要瞞我到什麼時候?!」
 [1;30m(私心覺得她有聽完) [m

轉身跑走
小倩還是一個樣
腦子還混亂的時候
要嘛是講錯話
要嘛是躲起來

選擇離開
說不定是結束這段短暫約會的最適合的方案

一聲不響帶著滿肚子問號跑走
然後一個人思考著明明每次一個人都想不通的事情
或許可以期待再來個「歹樓不說,我們說!」的破梗
喬小倩終於能夠搞懂周公瑾的「說不出口」
或是又回來個高人指點
打醒周公瑾的把煩惱放在肝上的鬼打牆

不管如何
至少他們都在練習
練習搞懂她到底該知道什麼不該知道什麼
練習了解他的無怨無悔好人心態

練習有時候需要奮力奔向她將她狠狠擁入懷中
練習有時候對他寬容而不是嚴苛到反而對自己殘忍

練習看穿事情的表層直達愛情的本質

就像小喬不願意快轉日復一日的餵狗畫面
每一時刻看在別人眼裡是浪費
在她眼裡是寶貴
一種沒有放棄過的愛情


世界紛紛擾擾喧喧鬧鬧 什麼是真實
為你跌跌撞撞傻傻笑笑 買一杯果汁
就算庸庸碌碌匆匆忙忙 活過一輩子
也要分分秒秒年年日日 全心守護你
最小的事 最重要的事

截自五月天〈最重要的小事〉

等待的每一天
都應該因為愛情
而被付予獨特的意義

 

「瑾,你好像變瘦了耶,最近有沒有好好的休息,好好的吃飯啊?」
「我三餐都有吃,而且自從我上一次在公園睡一覺之後,就再也不失眠了。」

喜歡妳間接的關懷 妳會擔心我
喜歡你間接的答案 你過得很好

 

 

 

原發表於PTT台劇板  Sat Jan  2 14:38:18 2010

haruhar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